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宣传美...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生态文...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环境共...
要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要闻

地产开发“寸土必争”,整改过程弄虚作假,管网改造滞后导致污水入河

滇池保护岂能缺了“红线意识”?

2021年05月07日作者:童克难来源:中国环境报

  中国环境报记者 童克难 5月6日,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外通报:云南昆明晋宁长腰山过度开发,严重影响滇池生态系统完整性。

  典型案例的曝光,反映了当地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相关职能部门履行职责不到位。从一个侧面暴露的,是整个滇池生态环境保护存在的问题。

  从“九五”时期纳入“三河三湖”水污染防治范围,到“十三五”末,滇池的水环境有了很大改善:从持续20多年的劣Ⅴ类提升到了2020年全湖水质保持在Ⅳ类。

  但从记者跟随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采访调查的情况来看,滇池水质改善过度依赖调水,控源截污漏洞仍然较多,滇池外海2020年4月至6月水质为劣Ⅴ类,“贴线开发”问题仍然突出,保护治理形势不容乐观。

  围湖开发破坏生态

  “喜欢我们春城吗?”

  “喜欢啊!对面在建房子,你们知道吗?”

  “知道啊,本来有树的,盖了房子景观不好了,烦得很!”

  正在滇池边游玩休息的当地居民和督察组的这段对话,正是当着包括昆明市委、市政府领导在内的一众官员所说。

  对话中所说“对面在建房子”,是典型案例中所指打着旅游康养“幌子”建设的地产项目。

  “景观不好了,烦得很”是市民最直观的感受。而从督察组的角度,长腰山的野蛮开发导致的最终结果是严重影响滇池生态系统。

  2015年1月以来,昆明诺仕达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在长腰山区域陆续开工建设滇池国际养生养老度假区项目。包括湖景林苑和滨湖御景地产项目在内,项目规划占地3426亩,占长腰山总面积的90%以上,规划建设别墅813栋、多层和中高层楼房294栋,建筑面积为225.2万平方米。其中,面向滇池区域规划建设别墅390栋、多层和中高层楼房25栋。

  “大量挡土墙严重破坏了长腰山地形地貌。原有沟渠、小溪全部被水泥硬化,林地、草地、耕地全部变成水泥地。整个山体被钢筋水泥包裹得严严实实,基本丧失了生态涵养功能,长腰山变成了‘水泥山’。”典型案例指出。

  长腰山开发殆尽,在滇池周边并非个案。

  据调查,2016年以来,昆明市在滇池水域500米范围内开发建设养老地产、商业地产和住宅项目12个。滇池163公里岸线中,有61公里已被地产项目侵占。

  “其中,滇池草海片区尤其突出。环草海25公里湖滨带已全部被地产项目侵占。”督察人员表示。

  “没有反映吗?”

  “我们老百姓没有办法的。这种事情是无能为力的。”

  督察人员与市民的对话,很有意思。

  事实上,早在2018年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时,督察组就曾明确指出:《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对二级保护区内允许建设“生态旅游、文化建设项目”的规定没有明确界定,导致一些旅游地产项目“打擦边球”。

  2018年11月,《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明确了在二级保护区内限制建设区可以建设健康养老、健身休闲等生态文旅项目。诺仕达集团也正是以健康养老产业为名,获得了层层审批。

  “除了当地党委、政府在滇池保护上算小账,规划、滇管等相关部门‘密切配合’,为项目办理审批手续也是项目上马的主要原因。”督察人员表示。

  比如,昆明市城乡规划委员会2017年审查通过的《西山区草海五号片区概念调整方案》明确:五号片区“西至草海水域边界”,规划总面积233公顷。草海与一级保护区内的滨湖路为第一空间,与房地产等项目一并进行开发建设。

  假整改被现场揭穿

  新种的树苗,轻而易举地被连“根”拔起。仔细查看,所谓的“树苗”只是插入浅层表土10公分左右的树枝,而枝上树叶已经枯死。

  4月14日,督察组现场对一家名叫铭真高尔夫球场检查时,发现了问题。

  “请书记把这几棵‘树’拔起来。”督察人员说道。

  在现场,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武斌拔起几根完全没有根茎的枝条,面露尴尬之色。

  从长腰山向北望去,这个占地703.64亩的高尔夫球场从2010年5月到今年4月,已经存在了11年。

  据调查,这一球场5号、12号球道的全部区域,4号、6号、11号球道的部分区域位于滇池一级保护区内,共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456.68亩,占整个球场面积的64.9%。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务院办公厅2004年印发的《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明确要求不得新建高尔夫球场的情况下,这一球场仍以“户外旅游休闲公园”的名义取得了相关手续。

  2011年开始,各级部门开展多轮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工作,但这一球场一直未退出一级保护区。仅2016年至今年3月期间,其累计经营收入达1247.5万元。

  “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主体责任履行不到位,为其长期违法违规提供了‘保护’。”督察人员表示。

  督察人员的话,也有根据。

  2011年5月,上述管委会向昆明市发改委上报清理整治报告时,隐瞒球场未取得合法审批手续的事实。2017年发现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之后,这一管委会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向昆明上报的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自检自查报告中,仍未如实报告情况,也未认真督促整改。

  4月6日,督察组正式进驻云南,这一高尔夫球场的整改终于有了“动作”。

  4月11日,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采取紧急措施,铲除了部分侵占一级保护区的球场,并在铲除的球场上种植树木。

  “为显示整改进度和成效,管委会弄虚作假,这是典型的虚假整改。”督察人员表示。

  这也就出现了上文提及的一幕。而对此,工作人员却辩称“插枝充树”并非欺骗,而是标记地下的水管所用。

  事实上,从之前了解的情况来看,这种说法值得怀疑。督察人员介绍,2018年底,这一球场曾在一级保护区范围内的球场上象征性栽种了少量树木。

  “栽种的树木很细,而且都是围绕着发球台的周边种植,球场的基本功能并没有消除,球场下的沙土对生态的影响依然存在。在之前摸底时,我们也发现有人在球场打球。”督察人员说。

  雨污分流问题严重

  “滇池的‘腰’没了,治标不治本,何谈系统治理?”针对滇池存在的问题,督察人员感叹。

  这并非简单的比喻。山水林田湖草沙是生命共同体,滇池的治理也是一个系统工程。

  “地产、高尔夫等项目围湖建设,将使山体生态受到破坏,之前的涵养和缓冲功能丧失。即便所有的污水都可以回收,地表径流不能流入滇池,对于水质的改善也是不利因素。”督察人员表示。

  所有的问题,最终的指向是水质是否改善。“即便”二字透露的含义很明显:昆明市生活污水的收集和处理率也不乐观。

  而控源截污,恰恰是保障入滇河流水质的基础,是滇池水质改善的根本。

  起于广福路的金家河,在盘龙江入湖口西侧自流进入滇池。除了正大河、青苔河等支流,主要收纳昆明市第七、第八水质净化厂处理过的废水。

  按照督察组核查的数据,金家河多年的水质“稳定”为劣Ⅴ类。

  金家河的问题很有代表性。“2020年,30条滇河流中仅18条达标,达标率为60%。特别是包括金家河在内的海河、广谱大沟等河流,常年为劣Ⅴ类。”督察人员表示。

  这其中的根本问题,是昆明市雨污合流问题突出。

  督察组发现,昆明市二环内雨污合流区域为45.48平方公里,合流制管网长达211.49公里,尚未完成改造的城中村有284个,老旧小区为997个,存在雨污混接、错接点4455个,大量雨污合流水溢流。

  这就导致雨季大量的污水混合雨水短时间排入污水处理厂,只能采用“雨季应急快速处理模式”简单处理后排入滇池。

  数据显示,昆明市第七、第八水质净化厂2020年7月进入应急快速处理模式24天,处理水量243.6万吨。

  而所谓应急处理,标准是化学需氧量不高于70mg/L、总磷不高于2mg/L。这达不到污水排放的一级A标准。也就是说,仅2020年7月金家河就有243.6万吨不达标的废水排入滇池。

  “雨污分流改造推动不力的原因,是昆明市对此问题重视不够。直到2020年9月,昆明市住建局才印发《昆明市主城区排水管网排查工作方案》,导致昆明市雨污合流问题突出。”督察人员表示。

  “治标”动作迟缓,沿湖开发过度,最终结果是导致滇池水质改善过度依赖调水。

  据了解,从2014年到2019年,昆明市每年以2元/每立方米的水价,从盘龙江外调5亿-6亿立方米左右的生态补水至滇池,而2020年调水减少至2.5亿立方米。

  从监测数据来看,2020年滇池外海4月、5月、6月均为劣Ⅴ类,与2019年同期相比水质较差。

  滇池是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之一,有着“高原明珠”之称。

  习近平总书记始终牵挂着滇池。2020年1月,在云南考察的习近平总书记察看了滇池保护治理情况,并强调“我们不能吃子孙饭,要造福人类”。

  滇池保护治理取得的成效有目共睹,但存在的问题同样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值得注意的是,典型案例公布之前,“五一”假期第二天,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省长王予波就率队对滇池保护治理昆明市立行立改工作进行现场督办,实地察看了古滇名城破坏生态环境问题整改情况和铭真高尔夫球场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整改情况。

  阮成发强调,要加快推进管网和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尽快把入湖污染负荷减下来。要坚决整治长腰山过度开发,尽快恢复生态功能。要举一反三,全面规范滇池的保护治理。

  王予波强调,要以久久为功的战略定力加强滇池保护,按照全省湖泊保护治理工作会议的部署要求,坚决做到“退、减、调、治、管、截”,多措并举、持续全面加强滇池治理保护。

  知耻才能后勇,力行方能解困。我们也期待着,滇池生态治理和保护有更多的新变化、新成效。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010-67175015
编辑:赵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