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企业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企业

A股氢能投资热审视:部分入局者含“氢”量不足

2021年04月28日作者:孙煜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 孙煜 北京报道 隆基股份(601012.SH)进军“光伏制氢”的消息,在4月的A股刮起一阵氢能概念风。

  4月5日,媒体报道称,西安隆基氢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基氢能”)于2021年3月31日注册成功,股东为西安隆基绿能创投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朱雀嬴私募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隆基创始人李振国亲自担任董事长、总经理。

  4月6日,上述消息爆出次日,Wind氢能指数大涨4.48%。作为当日市场新出现的题材,氢能概念带动部分资金回流“碳中和”板块。

  除隆基外,4月A股还有多家公司在氢能领域布局。

  例如4月18日,宝丰能源(600989.SH)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10亿元在宁夏宁东设立全资子公司,通过太阳能发电制取绿氢用于化工生产。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4月A股至少有12家上市公司披露氢能相关业务情况,其中多家公司宣布将开展氢能新业务或新合作,合计金额超160亿元。

  在地方层面,相关统计显示,截至今年4月全国至少已有27个省份出台了氢能领域政策。

  4月1日至26日,Wind氢能指数累计上涨5.79%,涨幅显著跑赢大盘。指数成分股雪人股份(002639.SZ)还以46.49%的涨幅,成为A股4月第一个交易周的涨幅冠军。

  布局绿氢逻辑

  2021年,部分新入局氢能的A股上市公司,选择直接发展以“光伏制氢”为代表的绿氢。这一选择的背后,存在两个逻辑。

  一是,绿氢业务要么能为公司提供业绩增量,要么能压减生产经营成本。

  以光伏一体化巨头隆基股份为例,光伏制氢即是一项新业务。

  “整个产业链都是需要光伏成本下降,行业趋势也是如此,降本增效,所以龙头公司也需要拓展自己的产业链。”在记者获得的一份4月7日晚某券商“氢能”电话会纪要中,一名电力新能源分析师如是分析隆基进军绿氢的原因。

  隆基股份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制氢和光伏的生产很不一样,产线需要另外新建:“我们有研发团队,在(制氢)设备方面和外部会有一些合作。”

  启信宝数据显示,4月20日,隆基氢能的第一笔对外投资——百分百控股的无锡隆基氢能科技有限公司已经成立。

  “未来将生产制氢设备,制造(产线)将设在无锡”,该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考虑主要以制氢设备业务为主,还有(推)光伏制氢解决方案,不会制备氢气,不做上游和下游的业务。”

  这一逻辑在宝丰能源身上也有所体现。其在投资公告中表示,以新能源制取的“绿氢”替代原料煤制氢,能使公司不受煤炭资源的制约,并能保持成本的稳定性。

  此外,宝丰能源相关人士也告诉记者,目前公司正在研究氢的应用范围,“未来不排除氢气外销可能”。

  企业入局绿氢的第二个逻辑,是发展绿氢能直接助力企业减排,利于自身碳中和目标实现。

  例如,宝丰能源近期曾表示,以新能源制取的“绿氢”替代原料煤制氢,能实现二氧化碳近零排放,环境容量不受限制,为公司发展提供了无限空间。

  目前,宝丰旗下的太阳能电解水制氢综合示范项目已部分建成投产。据测算,该项目全部投产后,每年可减少煤炭资源消耗25.4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44.5万吨。

  据前述公司人士介绍,宝丰未来可能每年有2GW的光伏产能,目标是“最终实现所有的煤制烯烃产能的氢气全部用绿氢替代”。

  中信证券认为,绿氢未来将成为高质量的特有“固碳”工具,相比传统的灰氢和蓝氢也有望享受“碳中和”溢价(即在常规氢气价值的基础上叠加碳固定价值)。未来“绿氢”市场的出现将提供一个光伏资源价值变现的平台。

  对此,宝丰能源人士告诉记者,在未来实施碳交易和碳税的情况下,“节约出来的碳排放指标如果可以交易”,也能为公司创造收益。

  绿氢短期难以贡献业绩

  据中国氢能联盟预计,2050年,氢气占终端能源总量的份额将达到10%。其中,可再生能源电解制氢规模将达到4000万吨,成为占比最高的制氢方式。

  绿氢市场远景可期,但近期杀入该领域的企业,业绩短期内将较难享受到绿氢业务的增益。

  一方面,隆基股份和宝丰能源等公司,近期披露的绿氢业务均不会马上实施完毕。

  隆基股份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公司光伏制氢的项目,在乐观的情况下也要到年底才能启动。

  类似地,宝丰能源的宁夏10亿元全资子公司投资也才刚刚通过董事会决议,尚未进入实施环节。

  至于宝丰能源今年4月部分投产的“国家级太阳能电解水制氢综合示范项目”,据公司人士介绍,目前投产的装置数量为6组,预计到年底才能完成全部25组装置的投建。

  另一方面,在目前的氢能领域,“绿氢”等清洁能源制氢暂时还是一个“规模小、成本高”的模式,大规模商业化兑现市场空间尚需时日。

  当前中国氢气产能约4100万吨/年,产量约3342万吨。从生产方式来看,目前中国煤制氢产量最大,达到2123万吨,占比63.54%。其次为工业副产氢和天然气制氢,产量分别为708万吨和460万吨。电解水制氢产量约为50万吨,占比仅为1.52%。

  据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数据,目前电解水的制氢成本约为3-5元/Nm^3,仍显著高于化石燃料制氢(天然气制氢和煤制氢成本分别为0.6-1.2元及1-1.2元)和工业副产物制氢(焦炉气制氢和氯碱制氢成本分别为1.2元和1.3-1.5元)。

  由于成本高昂,电解水制氢现下和其他制氢方式比尚不具备经济性。在目前比较经济性的电解水技术路线——碱性电解中,电价成本约占据电解水制氢成本的78%。换言之,光伏制氢的成本挂钩光伏发电成本。

  因此,以发电成本不断走低的光伏制氢,确实是一个不断降本的好生意。但近年光伏发电成本的下降进度,还不足以让光伏制氢和其他方式竞争。

  据中信证券预计,如果2025年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降至0.30元/kWh之内,电解水制氢成本可以降至20元/kg附近,即1.8元/Nm^3,接近工业副产氢气的最高成本。2030年,若发电成本降至0.2元/kWh,则光伏制氢成本有望降至约1.3元/Nm^3,与化石能源制氢相当。

  宝丰能源人士告诉记者,目前煤制氢的成本在0.6-0.7元/标方,明显低于光伏制氢。据宝丰能源此前的项目可行性分析,其未来投建的宁夏项目,光伏制氢的综合成本可以控制在1.34元/标方。

  对于光伏制氢成本问题,宝丰能源方面在不久前的一场年报电话会中作了进一步解释。

  “现在光伏组件大概在1-2块左右,一个瓦在3.2-3.5元之间。随着规模的扩大,去年最低成本降到2块多。光伏发电的主要成本来自折旧和财务费用,一瓦控制在2.5元左右,25年折旧的成本可以降至0.1元,所以发电成本可以控制在0.12-0.13元左右。5度电0.6元,这样成本就和当前煤价下煤制氢成本相当了。”宝丰能源方面称。

  部分入局者含“氢”量不足

  除了隆基股份和宝丰能源,雪人股份和厚普股份(300471.SZ)近期也在氢能领域有所动作。

  4月23日,雪人股份公告,拟定增募资不超过6.7亿元,用于氢燃料电池系统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氢能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4月20日晚,厚普股份公告,与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政府签订投资协议书,投资项目名称为厚普国际氢能产业集群项目,项目拟投资150亿元。

  Wind氢能指数显示,4月以来雪人股份和厚普股份在32只成分股中,涨幅分别排名第一(28.83%)和第三(21.79%)。

  涨幅居前的雪人和厚普颇受资金青睐。4月份,雪人股份已经6度登上交易龙虎榜。不仅上榜营业部时有机构和知名游资现身,部分营业部还玩起了“今天买明天卖”的短线交易。

  例如,4月7日龙虎榜上,华鑫证券杭州分公司和华泰证券上海共和新路营业部分别买入1539.07万和1363.76万,占据买一和买二席位。

  在第二天雪人股份再度涨停时,两家营业部分别卖出1693.65万和1635.77万,在前五买席中位列第四、五位。

  4月9日,雪人股份再度登上龙虎榜。长城证券如皋海阳路营业部当日同时登上买一和卖二席位,买入3024.41万元,卖出3099.02万元。

  此外同花顺数据显示,当日雪人股份的买二至买四席位分别为知名游资(财通证券杭州上塘路营业部)、机构专用和一线游资(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

  类似的剧情也在厚普股份龙虎榜上上演。

  厚普股份4月8日登上龙虎榜时,一线游资上海溧阳路的营业部席位在当日同时登上买三和卖二席位,买入1145.73万元,卖出1263.98万元。

  除上海溧阳路外,机构席位以及苏南帮等知名游资的营业部席位4月均曾现身龙虎榜。

  这两只市场资金选择的热门标的,主营业务却皆非氢能。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雪人股份和厚普股份现有业务含“氢”量均不足,需警惕市场资金概念炒作风险。

  根据厚普和雪人4月8日和4月11日发布的公告,目前两家公司氢能领域业务收入规模均比较小,均不足总营收的1%。

  此外,2020年雪人股份和厚普股份的业绩均出现亏损,前者由盈转亏亏损1.8个亿,后者净利润则同比下降905.35%。

  业绩亏损之下,雪人和厚普的现金流也有所下滑。厚普股份2020年累计现金流净额为-3163.76万元,雪人股份2020年现金流为1.31亿元,同比下降19.26%。

  事实上,厚普股份的资金问题已引起深交所关注。深交所已在4月21日下发关注函,问询其如何能以19.12亿总资产和1.36亿货币资金余额上马150亿的氢能项目。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010-67175015
编辑:赵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