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艺文志频道

宋朝人怎么祭灶?

2018年02月08日作者:来源:中国环境报

   ◆李开周

  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我们通常在这天祭祀灶君。

  时至今日,我们豫东老家的厨房里仍然供奉着灶君,一般都是在年货地摊上买的彩色印刷品,形如年画。

  在那些彩印的作品中,灶君的相貌并不固定。有的灶君头戴平天冠、身披赭黄袍,相貌威、三绺长髯,俨然是人间帝王。有的灶君面白无须、双耳垂肩,头戴毗卢帽、面团团如富家翁,犹如唐僧再世。有的灶君手中持剑、胯下骑马,一瞧就是武将。有的灶君右手持圭、左手扶膝、端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一瞧就是文臣。有的灶君并非孤家寡人,他老人家身旁还坐着一个面目慈祥的老奶奶,人称“灶王奶奶”。还有的灶君竟享齐人之福,左右两侧各有一个老奶奶,一夫二妻其乐融融。

  这些灶君画像孰真孰假?我们很难判定,因为灶君本来就是化身无数的神仙,既可以有无数化身,也可以有无数相貌。

  北宋博物学家沈括考证过灶君的来历,他认为最初的灶君应该是一个老太太,一个擅长烹饪的老太太,该老太太生活在上古时期,被世人尊为厨神,进而被尊为灶神;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风俗不一,灶神衍生出很多版本,有人说华夏始祖黄帝死后成为灶神,也有人说另一位华夏始祖炎帝死后成为灶神,还有人说灶神是祝融的化身——祝融是火神,火神司灶,理所当然。

  南宋陈元靓编有一部风俗大全,名为《岁时广记》,该书第三十九卷记录了宋朝人祭祀灶君的时间和方式:

  十二月二十四交年,都人至夜请僧道看经,备香酒送神,烧合家替代钱纸,贴灶马于灶上,以酒糟涂抹灶门,谓之“醉司命”。……每岁十二月二十四,新旧更易,皆焚纸币,诵道佛经咒,以送故迎新,以为禳祈。

  腊月二十四是灶君上天的日子,人们将那天称为“交年”,意思是新年将至,跟今天的“小年”差不多同义。如何度过“交年”呢?买酒、买纸钱、买灶马。有钱人请和尚或道士念经,没钱人自己念诵经咒。一边念经,一边用酒菜供奉灶君及其他神仙,同时还要用酒糟涂抹到灶门之上,据说这样可以让灶君上天之后晕头晕脑,不会做出对人不利的汇报。最后呢,再为灶君烧化纸钱,将灶君的坐骑(纸马)放在灶门口一同烧化,恭送灶君及百神上天。

  陆游的老上司兼好朋友范成大写过一首《祭灶诗》:

  古传腊月二十四,灶君朝天欲言事。

  云车风马小留连,家有杯盘丰祭祀。

  猪头烂熟双鱼鲜,豆沙甘松粉饵圆。

  男儿酌献女儿避,酹酒烧钱灶君喜。

  婢子斗争君莫闻,猪犬触秽君莫嗔。

  送君醉饱登天门,杓长杓短勿复云。

  今天祭灶选择腊月二十三(只有极个别地区选择腊月二十四祭灶),是在灶君上天述职的前一天进行祭祀;宋朝人祭灶却在腊月二十四,是在灶君述职的当天进行祭祀。

  宋人祭灶还有其他规矩。

  第一,要为灶君备办“甲马”。

  甲马一词在古文中有三种含义:一指披甲骑马的士兵,一指铁甲护身的战马,一指绘有战马、用来召唤神灵乘坐的黄纸(《水浒传》中的“神行太保”戴宗每次作法行路之前必须将“甲马”绑在腿上,这种甲马就是画了战马的黄纸)。祭灶用甲马,指的是第三种甲马,上画战马,下画云朵,旁书神咒,祭祀后烧化,供灶君上天时乘坐。

  第二,要为灶君备办“料豆”。

  “料”即草料,“豆”即黑豆,灶君的坐骑虽是天马,却跟凡马一样要吃饲料,故此在烧化甲马的同时,还要往火堆里扔一把干草和几粒黑豆,供灶君的坐骑食用,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驮着灶君上天。

  第三,祭灶之后要照“虚耗”。

  “虚耗”是百神当中的一种,它虚无缥缈,无色无形,不像灶君那样监察善恶,也没有庇护凡人的能力,但它却有捣鬼添麻烦的能力。

  小门小户过日子,挣的没有花的多,年底盘账,怎么算都兑不够数,不用问,亏空出来的差额准是让虚耗给弄走了。而且虚耗很变态,腊月二十四祭灶送神,百神都去吃供享,吃饱了乖乖地飞升,唯独虚耗不吃这一套,留在你家不走。怎么办?用火烧它的屁股,把它逼走。

  灶君躲在厨房里,虚耗却躲在床底下。腊月二十四夜里,在送走灶君以后,宋朝人开始发威了,他们点燃油灯,送入床底,从深夜点到天亮。这种风俗在宋朝叫做“照虚耗”,是人类向鬼神宣战的壮举。

  可惜的是,鬼神未必存在,床底和油灯却是实实在在的。白白点一夜灯,费油是小事,万一火苗子变大,烧着了床才是大事。假如那床上还睡的有人,那就成了天大的事了。由此可见,照虚耗属于风险很大的陋俗,幸好现在祭灶已经没有这个规矩了。


编辑:李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