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艺文志频道

书展的味道变了?

2017年09月07日作者:唐文森来源:中国环境报

  编者按

  第二十四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日前闭幕。在刚刚过去的暑假,自南向北,香港书展、上海书展、北京图博会相继举办,关于读书的活动和讨论也不断延伸。

  对于出版业者,有人为香港书展上书商贱价卖书冲销量捶胸顿足,感慨实体书行业风光不再;有人因上海书展上市民顶着烈日排队看展的热情再度心生波澜;也有人在北京图博会感受中国图书出版走出去和数字化阅读的大趋势。

  于普通读者而言,理想的书展又是什么样的?是一方品味生活的静心天地,一处“见字如面不若来此见大师一面”的文化名人集散地,又或者是一座能提升孩子文化品位和视野的大观园?正如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书展对于不同人群,功能也不同。本期版面带您透过两个个体的视角看书展。

  ◆唐文森

  北京书展之热,恰逢夏末流火,在8月底互为烘托。今年的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BIBF)选址新国展。短短5天里,读者观众参展商们络绎不绝,将这个远离市中心的空旷地带一再“点燃”。各家台面光鲜热闹,产品、活动花枝招展。

  或许是太热闹了,全场数个展区的整体主题看来并不鲜明。单纯陈列展卖本店书籍的传统形式,在此已不算多,集中在西南两个展馆。其他几个馆则不以纸书展陈为主,而由诸如文创发展等关键词开路,体验互动的花样百出,阅读器、学习机等新物件罗列满目。相形之下,架构间真纸实页的书籍寥寥。不由令人起惑:书展,展的是什么?

  溯其本,既然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Beijing International Book Fair)定位本就是fair,那么交易就是应有之义。这么看来,“书展”之译的确不如“博览会”来得准。又据现场情况,更确切的描述应是“展销会”。

  展销会没什么不好,但是读者与商家的需求不同。读者需要的是更好的书、更便利的读书服务、更惬意的阅读感受;商家需要的则是流量、销量。从“Book Fair”到“书展”的错位,并不只是一个翻译问题。此处实巧为偷换,打了个埋伏,将读者欣欣之往、熙熙之来,无形中兑换为商业展销的流量。不知是否主办策划有意为之,效果终究得之。得来人声喧嚣,方不负展会卖俏。而读者看客们,多半犹不假思索地自以为是来看书买书的。

  书和书展的商业化、产品化来得如此隐蔽,又如此之快,叫人措手不及。如我这样心思慢的人,回想来,的确总是被世事移变所牵、所推而走。这样的变化不可以“好坏”来分辨,也难以“进步”“变质”来定论,可毕竟能真切感受到味道变了。

  不由想起上世纪末的北京书市,也称地坛书市。1990年10月10日,在劳动人民文化宫举办首届书市。听说近年还在奥体公园、朝阳公园搞过,但那已至四环沿线了,全没有内城里的北京味。地坛书市每年4度,已是历经廿余年的当代传统,不必追溯民国北平,就凭本身这些年来积累的魅力,至今为北京的文人、市民所记忆。

  我童年的上世纪90年代,算是赶上了地坛书市最好的时候。中国书店、新华书店这些大门店,商务印书馆、三联书店、人民文学这些大社,个个亮出高招好货,扎个结实朴素的棚子出来,棚下立几架书、摆几条桌,自有一副门户气派。春风夏露,秋霜冬雪,四时变化的地坛公园,青红皂白的四季书摊。大人浏览,孩童乱翻,挑挑拣拣个半天,一捆捆打包回家,书市就一年年扎根在了古柏杏坛侧畔、北京人的心间。

  2013年,地坛书市遭逢变局。或由于盗版冲击、营运不济,春季书市未能如约举办,圈里一片失落莫名。百姓读者心中有约,比签什么合同都实在。

  而今时代变迁,种种“智能”“概念”高举,书展的内容与精神均不再如前。过去的书市以市(意即交易)为名,实则百姓更多当展览来看,多数人兜里书资并不宽裕,采购运输能力也有限;今天的书展明着叫展,实则以商家签约交易为主,而运作引来陪衬的读者看客多多益善罢了。如此现象,亦堪感喟。我辈榆木脑袋,还未及抉择表态,一股新文化的潮,就把你推进历史故纸堆。至于书展什么味儿,哪里还待你细嗅辨认。

  这正是“从前慢”滋生的罅隙机缘。木心先生偶得之,身后人如解渴般将它紧攥。虽是不特论事的清切诗语,却言中了这个时代的某种痛点。“车,马,邮件都慢”,慢节奏旧生活的况味,直接连系着人心温柔轻缓之处,仍是不可替代的价值。而社会越是日新月异,这一种守旧的耐心就越具独到价值。看日本的出版社多称某堂、某馆、某阁,古雅就定调了;大陆大多作“出版社”3个硬字,为数不多的书馆书店几乎是小众的,做书、办展的味道自然不同。

  同在新时代,横览上海、香港书展,就做得更有书香。这并不是难事。盖因基础定位仍旧是展,并赋之主题性。一场场作家分享活动看下来,其问题有分量、台上真交流、读者能满意,这就是印证。而北京图博会要想真正回归到书,明定位与赋主题也正是可鉴的窍门。

  主题提供聚焦,活动因之提升精准度与有效性。精准就是力度,就是各项文化活动效果的保证。展会中的讲座、展销活动都可以聚焦书,VR、机器人等周边产品该让位靠边时须自觉。参展商家类型可偏重书店和出版社,复合型企业以推展读书类产品为主,参展商筛选机制应预置并落实。不惟展会,如今读书市场纷乱,腰封上天,书单纷飞,为了真正有厚度的内容不被挤出前台,主题阅读也值得提倡。

  如果懂得真读者的脾性,那么书展终究要由“展”回归“书”,由科技回归文化,由生意回归雅鉴。无论什么样的时代,读书之事都是值得留出一方余地的。今朝事事都已“互联网+”,海量信息传递便捷高效。于相当一部分人而言,读书的目的,主要已经不为知识获取,而为心境和调整生活状态,书味牵连心声。所以见得:读书也是读心,书展亦是时代心思的展。


编辑:李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