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艺文志

阿坚的山峰

2018年05月11日作者:来源:中华读书报

  阿坚27年来爬遍了北京周边的野山,堪称北京山峰专家。他是个诗人、小说家,但这本书却摒弃了浪漫,完全是用纪实白描的手法写的。

  中国科普出版社杨虚杰是我多年的好友。最近,虚杰寄来由她策划,还带着油墨香的新书《北京千米以上山峰》,令我不由忆起三年前那个夏夜,此书孕育的往事。

  那是2015年8月的一个下午,我去科普社办事,见到虚杰。她说,今晚约了一位作者谈稿子的事。作者阿坚是位奇人,对了,他还是咱们首师大中文系的校友呢,要不要一起见见?

  阿坚,我上网一查,果然是赵世坚,低我一届(78级)的校友,而且是位知名校友。他特立独行,从1972年开始就只身走山峰。当时我们中文系有个学生自办诗刊《求索》,我和他都常为《求索》写些小诗,但彼此并不熟。

  虚杰说,这位阿坚老师,27年来爬遍了北京周边的野山,堪称北京山峰专家,出版过《京西古道百词典》。这回,他们想将阿坚多年积累的登山笔记,编辑一本《北京千米以上山峰》,充实他们社的博物学科普文库,也给广大山峰爱好者、登山爱好者提供一本手册式的指南。

  傍晚,淅淅沥沥下起小雨,阿坚如约来到西直门的“万州烤鱼”小店。参加小聚的还有科普社一位实习生和地质科学杂志社一位编辑,两个年轻人都姓张。

  像我印象中的一样,阿坚仍是那副边幅不修胡子拉碴的形象,落拓不羁的性情表露无遗。对我这个老同学,他不过是有些“眼熟”,但说起当年的同窗旧事来还是越说越近。他说,毕业半年后他就辞去了中学教师的工作,成了自由人。多年来他四处飘泊,自称:“无产者诗人,自助旅行者,啤酒主义宗师,所有男人、女人、老人、傻子、罪犯……的朋友”。他走了不少地方,结交了许多人,经历了形形色色的事情,写了大量小说、文章和书稿,内容涉及塔的历史、山峰笔记、朋友词典和文学“北漂”的情感生活等,可谓五花八门。用他自己的话:无聊了,找点事做。我觉得这也是一种不错的活法:随心随性,按自由意志而活。

  但这种活法不是谁都能模仿的,它需要才气、自信和一种“放得下”的精神。据说阿坚有一种出口成诗的本事,席间大伙让他亮亮。于是,他请每人即兴出题,他作诗。记得虚杰出了《雨夜》,实习生小张出了《老乡》(因与他是山东老乡),阿坚都写诗如题。就是这个美好的黄昏,催生了《北京千米以上山峰》,新书于今出炉。

  阿坚是个诗人、小说家,但这本书却摒弃了浪漫,完全是用纪实白描的手法写的,其知识性实用性指南性一目了然。就是从这本书里,我知道了“北京一半以上面积是山区”“千米以上有名有姓的山近80座”“北京周边有几个‘长城结点’”等许多山峰知识。他用二十七八年时间,几百次地奔波于这些山峰,爬了60多座,登顶40多座,写下详尽的笔记,还绘了40多幅地形图。“这本书没有一句话是抄来的,全是他亲自走出来的”。我觉的就是那些长城学者或地理专家,也未必能亲临这么多山峰,因此他的记录具有很强的参考价值;而对于广大山峰爱好者来说,又是绝佳的登山指南。正如作者所说:“能少迷路少麻烦而多知道些具体有用的信息,可以爬得累但不可以爬得糊涂”。

  再说语言。虽然一再自称是实录性的登山笔记,但阿坚此书,还是会给读者一种散文般的阅读享受。比如:“那百花山绿苍苍,宽绵绵,顶峰并不秃兀”;“豁口处长城很明显,西上佛爷顶,东上暴雨顶”;“牛蜂飞舞,嗡嗡威胁,令人紧张而忘累”……读这样的文字,怎会让读者感到乏味呢?


编辑:李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