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艺文志

誓让荒山穿绿装

——记刘玉志一家四代治理荒山的事迹

2018年03月12日作者:胡运增来源:中国环境网

  在沙河市与武安市交界的崇山峻岭中,有一段明长城,长城脚下,有数座山岭全是遮天蔽日的大松林,几道山沟已是果实累累的板栗大果园。在果园和松林的连接处,耸立着一座高大的青石碑,在青石碑周围,簇拥着苍翠的松树,在春阳和松树的映衬下,石碑显得格外肃穆,宏伟,庄严,引人驻足仰望。

  那石碑所颂扬的既不是叱咤风云的领袖人物,也不是功勋卓著的民族英雄,更不是战死疆场的殉国英烈,而是河北省山区办公室和沙河市人民政府,为表彰一位为绿化荒山而献身的老共产党员刘玉志立的功德碑。

  碑的不远处有四个坟丘,那是刘玉志和他的父亲、妻子、长子为治理荒山积劳成疾,去世后堆起的。生前一家人在一起治理荒山,死后仍在一起观看荒山的每天变化。人们走到这里看到那些坟墓,无不潸然泪下,追忆他们为圆梦,而苦战三十春秋的悲壮岁月。

  刘玉志的家乡在沙河市太行深山区的蝉房乡南沟村,村西有一条穷山恶水的山沟叫水门沟。沟长5000米,沟连沟,山套山,足有5000亩,可沟口只有40米宽,每逢暴雨,泥石俱下,象条条黄龙,一泻百里,吞噬大量梯田、无数农舍和山林。恶劣环境使人们很早就认识到治理水门沟已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可是由于资金缺少,劳动强度大,加上这里山民糊口都困难,治理荒山只是梦想,祖祖辈辈只好望山长叹。

  追梦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惠民政策,激起了老党员刘玉志治理荒山的梦想,他说:“现在国家给了这样好的承包荒山政策,我这辈儿子不治等何时,治不了水门沟,我这老党员死不瞑目呵!”追梦的决心和信心,激励他于1984年春天,果断大胆地与南沟村委会签订了治理荒山5000亩的长期合同。

  这件事在当时封闭的太行山区,顿时像一颗原子弹爆炸,引起巨大“地震”。“众人治不了荒山,难道你刘玉志有三头六臂,”“话好说,干不易,我看还是趁早把梦想扔掉山外吧。”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亲戚朋友轮番来劝说。他的妻子更是不同意:“劳苦多半辈子了,一天没好过,年轻人都干不了,你逞什么能,再说栽下的树苗没有十年八年成不了材,谁能保证政策不变?”可她又心疼丈夫:“你身体不好,那么大的事,咱干不了,算了吧。”可刘玉志治山的决心像岩石一样坚硬,他坚定地说:“共产党员不能只顾自己的安稳,现在有了这样好的机会,就要为人民办件好事。至于怕政策变,再变也变不到日本和美国,还在咱中国。”他几番诚恳的话语说服了自己一家人,他的父亲,他的三个儿子,他的孙子一家四代13口人,一下子鼓起了治理水门沟的勇气和信心。

  筑梦

  1984年深秋,霜花落叶,山野寂寥。刘玉志举家挑着锅碗瓢盆,搬进水门沟这个深山野沟里安营扎寨。他们住着茅草棚,做饭用石头垒成的锅灶,吃着野菜拌炒面(炒熟玉米和米糠磨成的面粉),过着原始人般的生活。资金短缺,他们就拾柴,挖药材,搞荆编(苹果篓,荆篮子等)维持生活。

  刘玉志的妻子刘用妮,是位非常贤惠善良,又任劳任怨的山区妇女。为了支持丈夫专心治山,默默地承受了重重的痛苦,总是无微不至的关心着他,刘玉志胃不好,冬天为他做的棉裤多加一层绒衣里子,棉背心多加一层小羊羔皮。当刘玉志带领全家起早贪黑栽树时,她自己赶着毛驴排子车,把树苗一棵棵运到工地,至于砍柴做饭等家务活儿更是她全包了。有了病也不给别人说,硬顶着。长时间过强劳动,渐渐的使她的身体不能自支,1987年4月的一天,刘玉志承包荒山第三年,当刘用妮刚把午饭做好,身体一歪倒在灶前,病魔骤然夺去她的生命。刘玉志悲痛万分,这位钢铁硬汉流下混浊的泪水。相依为命,同甘共苦一辈子,刘玉志感到欠她太多太多了,治山三年她没买过一件新衣服。老刘感到十分内疚。送走亲人,泪水未干,又投入治山劳作中。晚上他的孙子小世香,时时在睡梦中喊着奶奶,老刘的泪水把枕头湿了一大片。

  刘玉志的父亲刘学玉,刚承包荒山那年已经71岁高龄,当他看到刘玉志不分昼夜在治山,黑瘦的面庞和满身泥沙,他心疼儿子,不顾年高体弱,也扛起大镐和儿孙们住在山上,一干就是十个春秋。他说:“我不能添斤但可以加两啊!”81岁那年重病在床,还喊着刘玉志的乳名:“淘气啊,你要好好注意身体,我死了就是放心不下你那干起活不要命的犟脾气。”1995年老人走了,刘玉志无法弥补对老人的孝敬,愧疚万分。他本想在家照顾辛苦一辈子的老父亲,为父亲养老送终,可没想到父亲为了帮他治理荒山,竟在荒山与世长辞。他的心,一阵阵地如刀绞一般痛。

  圆梦

  苦难的磨练,更坚定了刘玉志治理荒山的决心,亲人们的离去,加快了他治理荒山的步伐。凭着他的智慧和能力,重重困难都被征服。治山以来,光布鞋就穿破500多双,用坏镐头等工具300多把,拜访科技人员20多人,与此同时,他还聘请了几位农艺师,自费把一个孙子送到邢台农校进修林果管理。在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经过30年的艰苦奋斗,刘玉志一家人终于圆了他的治山梦想:3000亩松树林和多种生态树种绿满山坡,2000亩板栗已嫁接成新品种,昔日的荒山秃岭,如今变成鸟语花香,空气清新,浓荫如盖,泉水清澈的秀美画卷。水门沟改名为“玉志山庄”。如今来这里旅游的人络绎不绝,流连忘返。

  刘玉志的突出贡献,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他先后荣获省,市劳动模范,十年治山带头人,当代新愚公,高效农业状元户,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2000年8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亲笔批示称赞。

  治山传捷欲庆功,英雄早逝山动容。正当5000亩荒山治理即将成功——3000亩松林浓荫蔽日,2000亩板栗披绿挂果,梦想成真之际,治山英雄刘玉志因久劳成疾,于2001年4月1日永远的离开了他为之付出汗水和心血的绿山翠岭。河北省山区办公室和沙河市人民政府于2001年12月,为这位绿化功臣竖起一座功德碑。以太行为伴,巍然屹立。他的子孙们在碑前庄严宣誓:青山不老,先辈不死,继承遗志,绿化不止。

  刘玉志去世已经过去13个春秋岁月,但他的治山精神和感人事迹,依然在鼓舞着他的子孙们。他的长子刘海明,对果树管理总结出一套经验,收到明显效果。但由于长期废寝忘食地钻研果树技术,饥一顿,饱一顿,由胃病转为胃癌,于2014年1月不幸去世,年仅50多岁。刘海明两个弟弟刘聚明和刘聚海忍着悲痛,掩埋了哥哥,擦去眼泪,和刘玉志孙子刘世香,又上山了,他们觉得多栽一棵树,多绿化一座荒山,就是对老人遗志的继承,对逝者的祭奠。

  在刘玉志和他子孙的影响下,现在这里附近村村寨寨的人们,正在太行山里描绘着追梦、圆梦的宏伟蓝图。


编辑:宋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