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开拓... 金隅环保 Z-T2博安达37692
治污专家
集处置、综合利...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治污专家

遭遇资本“寒冬” 环保产业在困境中谋突围

2018年08月08日作者:来源:固废网

  一度被认为是资本市场“宠儿”的环保行业,目前正遭遇资本的“寒冬”。

  日 前,在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举办的“2018中国环境产业高峰论坛”上,原本安排的第一个对话主题是“产业的重任与担当——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但是,对 话嘉宾却将话题“引偏”了,直接谈起了环保企业遭遇的融资困难、债务违约等问题,立即引发共鸣,整个分论坛的讨论主题也转向了环保企业融资难等问题。

  冰火两重天

  而相比环保企业家们的忧心忡忡,生态环境部副部长黄润秋却在论坛上列举了一系列喜人的数据:2016年全国环保产业销售收入达1.15万亿元;2017年环保产业收入再创新高,同比增长17.4%;2018年一季度销售收入约2794亿元,同比增长15%。

  虽然环保市场火爆,但是环保企业目前却面临多重困境:既面临着担负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任,也面临着资本市场上一再遇冷的困境;既面临着“一带一路”所带来的有利发展机遇,也面临着PPP项目调整过程中所引发的困惑;既面临着全社会环保热情高涨的有利时机,也面临着行业国进民退的窘境。

  “我 们一直将负债率控制在60%的可控水平,在国家大力去杠杆,融资难度加大的背景下,虽然政府大量的环保项目释放出来,我们是不会轻易去碰PPP项目的,未 来一个阶段也是这个思路。”北京清新环境技术股份公司总裁张根华在会后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市场真的很不错,很多BOT的项目我们都放 弃了,很可惜,但是受资金的限制,我们只能优中选优。”

  而相比清新环境,曾在PPP市场叱咤风云的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却遭遇从来没有过的危机。

  今年1月15日,在机构公布的2017年PPP项目中标排行榜15强中,东方园林以累计中标金额1022亿元位列第12位,位列民营企业第二名,也是仅有的中标金额超千亿的民营企业。

  然 而,5月20日,东方园林计划发债10亿元,但市场用脚投票,最终仅获5000万元融资额,并导致接下来的四个交易日内股价下跌19.58%,市值浮亏 98亿元。作为环保龙头企业发债发不出去,就给了市场一个明显的信号,说明对这个行业不看好。在接下来的几个月,神雾环保与盛运环保等多家环保企业更是直 接出现债务违约。

  桑德集团董事长文一波表示:“环保PPP项目大部分都还在建设期,现在的问题是没办法融资,以前环保的概念很热,现在一些金融机构见了环保项目就躲。

  张根华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PPP项目我们不是不愿意做,此前我们内部也有过争执要不要做PPP项目,后来还是决定不做,毕竟PPP项目规模太大了,撬动性太强,一两个项目会直接影响整个的收益,而且收益严重滞后。”

  他谈到,有些地方政府大量释放PPP项目,有的动辄几十亿元,有的根本超出了地方的财政支付部分。“这些地方政府在持续的支付能力上并没有规划,对于一些央企来说接这些项目是可以的,我们民企会比较谨慎。而BOT项目小,我们更愿意做。”

  文一波认为,近年来,环保PPP项目的范围在扩大,体量在加大,需要的资金也越来越多,但是,项目与融资不匹配,融资体系并未建立起来。

  张 根华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去年以来环保企业的融资成本明显提高了,去年表内融资成本接近6%,今年上半年超过了6%,7月份以来从一些银行了解到,融 资成本起点是7.5%。目前,融资成本能控制在8%左右都是非常好的。他也谈到,政府绿色债和绿色贷的融资成本较低,有的只有3%,虽然之前也享受过这样 的扶持,但是对于民营企业来说不是很充分。

  如何在困境中突围?

  “环 保产业是环境治理、生态保护的主力军,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也是重大机遇。”不过,黄润秋提醒说,没有核心技术的企业走不远也走不长,买技术不是长久之策。 环保产业的发展充分说明技术创新的重要性,如我国燃煤电厂经历1997年、2003年、2011年三次烟气治理技术升级,排放标准显著提高,特别是 2016年大规模超低排放改造后,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主要污染物大幅降低,仅为1997年前的5%、2.9%和4.5%。

  黄润秋说,污染防治攻坚战中一定会遇到不少技术难题,需产业界主动研发、做好集成创新工作。“企业家应有推动技术进步的战略眼光,但很可惜,现在有这种眼光的企业不多,还是拿来就用的现实主义较为普遍。”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博天环境集团董事长赵笠钧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选择PPP项目,重要的是项目质量,再与强者为伍。通过与资本雄厚的央企合作联合中标环保PPP项目,在为治理提供技术方案上创造价值,通过少量投资资本金,撬动几倍的环保治理市场。

  “其 实PPP最有优势的是央企,不仅融资能力强、融资成本低,关键是这些PPP项目都是工程施质,央企本来就有工程施质的优势,有些环境企业在PPP争夺中, 就是因为没有优势而被裹挟进去的。”赵笠钧说,当时还羡慕那些拿了很多PPP项目的公司,现在回头想想也是惊出一身冷汗。前期拿了很多PPP项目的企业, 现在面临的融资问题比较大,这个形势短期内不会改变。

  赵笠钧也认为,估计这些企业项目或企业最后都会是大型央企或国企进来接盘,一种方式是卖项目资产,另一种方式是直接卖企业股份。已经有好几家大的环保上市公司在与央企洽谈相关事宜,寻求解决方案。

  张 根华介绍自己企业发展的经验。他说,清新环境以技术创新作为企业取胜的推动力,着重打造核心技术,利用先进的装备生产,力争在品质上更胜一筹。另外在商业 模式上也进行转型升级,经过市场环境和政策的推动,从传统的工程总承包向BOT(特许经营)业务模式转型,由此提高环境治理的服务能力。

  经 过近10年的发展积累,清新环境的特许经营业务占比为公司整个业务的一半。BOT模式是公司主要的发展方向。张根华表示,这种运营模式的转型将利好公司业 绩的增长和未来的持续发展。同时,清新环境通过收购博惠通80%股权,为公司布局石化非电烟气治理市场奠定基础,业务领域也从烟气治理扩大到电力废水处 理。


编辑:治废专家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