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开拓... 金隅环保 Z-T2博安达37692
治污专家
集处置、综合利...

半年内11家环保上市公司引战投或易主 拥抱国资进入行业洗牌期?

2019年01月31日作者:来源:北极星环保网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曾经,环保板块是最被资本市场看好的板块之一。但如今看来,环保行业的这个“冬天”,真的有点冷。这个行业究竟怎么了?

  曾几何时,“环保”是资本市场上最被看好的板块之一,原因很简单: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但在2018年,“环保”又是最令投资者伤心的板块之一:全年下跌幅度在各个行业中最大,没有之一。

  从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初,环保行业龙头频频传来“实控人变更”的消息,这个行业究竟怎么了?

  行业基本面生变:去年申万行业指数腰斩

  2018年,申万环保指数全年下跌49.68%,在申万29个行业中跌幅居首位,跑输大盘25.09个百分点,跑输创业板21.03个百分点。

  这样的表现,与去杠杆、PPP清库、资金面紧张、融资困难、“一刀切”政策等外部环境变化均有关系。众所周知,环保行业在2018年遭遇了严重的融资问题,这也是市场用脚投票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企业自身业绩增速下滑、股票质押风险,也加剧了投资者的担忧。

  很多业内人士应该都记得2018年5月,东方园林的那则“最凉”发债公告。当时,东方园林原计划两个品种发行规模不超过10亿元,最后,只募得5000万元,其中一个债券产品竟无人问津。

  如今看来,环保行业的这个“冬天”,真的有点冷。

  2018年,是国内资金面逐渐紧张的一年,资金成本上升,环保行业则是典型的投资驱动型行业。一些前期投入大(如PPP类项目)的工程公司,一旦遭遇融资困境,前几年加上来的杠杆要快速去掉,大量问题就迅速显现。一个典型的问题就是,企业经营性现金流的增长,赶不上营收和利润的增速,现金回流成为环保行业的一大痛点,如果资金紧张回款不利,就会出现债务违约等风险。

  光大证券研报显示,2014年~2016年,环保公司杠杆率快速提升,2015年“水十条”出台,2016年环保需求进一步释放,叠加地方政府规范融资平台,以PPP模式释放基建类项目订单增多,环保公司在资本金层面,通过结构化融资(即双重加杠杆)的方式快速扩大拿单规模,进一步加重了债务负担。

  这些,都为2018年“去杠杆”强化后的债务危机埋下伏笔。数据显示,2018年,在融资未大幅增加的情况下,部分环保企业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明显增加,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大幅下降甚至为负值。有环保企业流动性风险爆发,甚至发生了数起环保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化的情况。

  半年内11家环保公司拥抱国资

  2018年5月,盛运环保控制权变更,引发市场关注,这也是市场上较早的环保企业控制权变更案例。

  去年下半年,环保企业的控股股东更是动作不断。从2018年8月至今,短短半年,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已有11家民营环保上市公司,或选择转让控制权,或选择与国资合作。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公开资料整理

  而各家转让股权的原因,似乎都逃不过“缺钱”二字,遇到资金困境的,或是上市公司,或是其股东。

  民营环保企业龙头碧水源在今年1月中旬与川投集团签署意向性协议,拟向后者转让11%的股权。碧水源是水处理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自2010年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以来,公司实现了年均50%以上的复合增长率。财报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碧水源营收60.5亿元,同比增长11.9%;净利润5.73亿元,同比下降22.64%。

  对此,有熟悉碧水源的相关人士近日对外称,转让股权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大股东股权质押的压力过大。该人士表示,虽然上市公司并没有资金问题,但是由于股票价格下跌了60%~70%,公司实控人需要补质押,但银行及机构的利率又提得很高,导致每个季度的付息压力很大。

  再如环能科技,其实控人倪明亮同央企中国建筑集团旗下的中建启明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股权转让后,中建启明将持有公司27%股权。在刚结束的环能科技2019年临时股东大会上,中建启明推荐的3名人选均进入了公司董事会,在5名非独董中占多数席位。

  1月22日,环能科技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8年净利润为1.37亿元~1.55亿元,同比增长48%~68%。环能科技业绩并不差,那么,转让股权的原因是什么?环能投资曾表示,是出于提高上市公司的行业地位、改善公司的财务状况与盈利能力、更好支持上市公司发展等目的。但其股东在转让前的大量质押、两大股东由于“定增兜底协议”而互提诉讼,都暗示了公司对融资的需求似乎并不低。

  另一案例是天翔环境。天翔环境正身陷债务危机之中,截至去年12月18日,公司及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合计金额约12.92亿元。为解决天翔环境的债务危机,公司曾前后与成都环境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四川省铁路产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四川能投水务投资有限公司等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此外,公司还与主要债权人、战略股东长城国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债务风险化解谅解备忘录》。

  而2014年到2016年,天翔环境曾大举并购,公司先后收购了CNP45%股权、美国的污泥处理设备公司Centrisys80%股权等资产或股权。但市场风云突变,此前大刀阔斧并购,也给其带来难以偿还的债务。

  “民企+国资”将成为新竞争力?

  那么,这么多环保公司引入国资,只是为了解决钱的问题吗?

  “主要是解决融资问题。”一位行业分析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另一个原因是,“国资能够给企业带来一些资源。”

  “国资近期收了很多上市公司,和国企改革证券化有一定关系。”一位环保上市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称,国资“驰援”,不仅仅是在环保行业,而是一个更广范围内的动作。

  除了解决融资问题,“民企+国资”的组合大量出现,会给行业带来哪些变化?

  在行业人士看来,这一轮易主潮,意味着行业洗牌期的到来,“(洗牌)2018年就已开始,但行业格局的变化,还不会那么快。”

  新时代证券的研报分析认为,民企拥抱“国资”,有望同时具有民企及国企的属性,二者或将协同互补,成为未来有力的竞争力。一方面,国企背书可以给企业带来充沛的低成本融资,对于投资属性较强的环保行业至关重要;同时,环保行业的大量订单主要来自于政府,国企背书对企业拿单能力的提升也有积极影响。另一方面,民企对企业管理效率、技术储备、外延拓展等方面的追求,有助于提升企业的内在活力。因此,从中长期来看,“民企+国企”的股东背景或成为环保企业未来的重要优势。

  不过,正如中泰证券认为的那样,国资入场后,环保市场的格局或许有所改变,但后续如何演变,还需观察国资入场后企业的整合情况。

  在光大证券看来,2019年行业情况仍然不太乐观,企业债务到期压力依然很大,“民营企业质押率较高+现金流情况不理想”。

  经过了2018年的低谷期后,环保行业或许会迎来新的机遇。招商证券研报显示,2019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环比上升是大概率事件。而在固定资产投资中的主要方向是补短板,即脱贫攻坚、铁路、公路水运、水利、能源、农业农村、生态环保和社会民生9个方向,其中,农业农村、生态环保和社会民生都与环保相关。


编辑:治废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