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文明小镇展播活动 环境共治优秀企业品牌展示活动 宣传美丽城市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新坐标>NGO

沉重和悲伤最终会降临在谁身上?

从最后一只雄性北方白犀牛病逝看犀牛保护

2018年06月08日作者:唐粤 刘宇 李宏宇来源:中国环境网

  唐粤 刘宇 李宏宇

  非洲肯尼亚奥佩杰塔保护区向全世界发出讯息:世界上最后一头雄性北方白犀牛苏丹于肯尼亚当地时间3月19日去世,年龄45岁。

  长年经受着腿疾和老年并发症困扰的苏丹,病情突然恶化。捷克王宫镇动物园、奥佩杰塔保护区以及肯尼亚野生动物管理局共同决定,对苏丹实施安乐死。至此,世界上仅存两头雌性北方白犀牛。

  45岁的苏丹相当于人类的百岁老人。他生命的最后这段时期,是在保护区24小时守卫的围栏里度过的。笔者见到他时,他已经病重,费力地挪着步子,喘着粗气,左侧身体的伤口因为长期持续感染一直无法愈合,涂上药液也无济于事。苏丹后腿碗口大的创伤更是深可见骨,苍蝇密密地聚集在血肉附近。安保人员说,苏丹随时都有可能去世。前来探访的游客被告知不要离苏丹太近以免苏丹被病菌感染。一个月后,苏丹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命运多舛:北方白犀牛因偷猎几乎灭绝

  白犀牛分为北方白犀牛和南方白犀牛,野生的北方白犀牛主要分布在苏丹南部与刚果北部。上世纪六十年代,大约还有2000头野生白犀牛。上个世纪苏丹和刚果的内战一直连续不断,政治局势异常混乱。国家存亡之间,政府部门根本没有办法去关注野生动物的死活。与此同时,地方武装者、独立分子、偷盗者都急需钱来购买枪支装备和卡车。而犀牛角是一种昂贵而著名的药材。除了药用,犀牛角还被制作成华丽的雕刻品和装饰品,比如手镯、项链,受到热烈的追捧。犀牛角的价格因此高得可怕,一只犀牛角一般可以卖到180万元人民币。这让无数盗猎者的目光瞄准了北方白犀牛。在刚果和苏丹,无数人趁着内战混乱的局势,开始了疯狂的捕杀。

  在凯斯希尔曼博士去刚果之前,捷克的王宫镇动物园于1974年从苏丹捕捉了6头野生北方白犀牛。此后,又从英国伦敦动物园引进了一只雌性北方白犀牛娜斯玛。幸运的是,野生北方白犀牛适应了人工饲养环境,经过动物园的不懈努力,娜斯玛连续生下3头健康的北方白犀牛宝宝,分别是儿子苏尼和女儿娜比莉、纳吉。

  但是,这个小种群停止了繁衍。科学家们绞尽脑汁都没能成功地让任何一只犀牛怀孕。在2009年,捷克决定把最健康的4头犀牛(公犀牛苏丹、 苏尼,母犀牛纳吉、法图)送到肯尼亚奥佩杰塔保护区,希望他们能在最适合犀牛生存的野外环境下繁衍。而且,奥佩杰塔的犀牛安全保护工作也让人放心。

  搬到肯尼亚不久,苏尼和法图表现出了可喜的变化,他们在这里生活得自由自在。所有人都期盼着,可能再过两三年,法图就会成功生下一个大家期待了许多年的北方白犀牛宝宝。

  然而,2010年10月,34岁的苏尼因为自然原因去世。所有的希望都落在了苏丹身上。而苏丹的身体状况也在日渐下降,年龄大,后腿曾经受过伤,而且精子的质量也很低。科学家清楚地认识到,北方白犀牛的种族繁衍与犀牛苏丹已经没有关系。在此之前,捷克王宫镇动物园的官方网站已经相继宣布了娜比莉、萝拉去世的消息。

  人工授精:一线希望尚存

  唯一的出路就是人工辅助繁殖。德国和意大利的实验室早已保存了北方白犀牛的冷冻精子,这时主要难题就集中在卵子的获取上。但由于卵子极易失去活性,无法保存,所以两只母犀牛纳吉和法图的存在对于科研人员而言,是唯一的希望。

  科学家希望从法图体内取出一枚卵子,经过体外培育胚胎,再植入南方白犀牛的子宫。获取母犀牛的卵子然后植入子宫是一个极其危险的过程,任何一点细微的差错都会导致母犀牛的死亡。为保证这个过程的顺利进行,科学家选用了一只南方白犀牛来完成植入子宫过程。为了让她和法图、纳吉的生活习性、生理周期相似,目前3只白犀牛在奥佩杰塔保护区一起生活。

  然而就算所有事情都朝着理想的方向发展,北方白犀牛的命运仍然渺茫。

  被苏丹守护着的保护区和犀牛

  从生理角度出发,苏丹已经不再是种族延续的关键。但是,作为最后一头雄性北方白犀牛,他所受到的关注度,却福荫整个犀牛种族。

  奥佩杰塔CEO理查德说:“苏丹是奥佩杰塔所有犀牛的庇护者。”每个月平均有400人来到奥佩杰塔保护区看望苏丹,这给保护区带来了许多收入。奥佩杰塔保护区年盈利的90%都用于犀牛保护,其中至少有60%用于保护北方白犀牛。奥佩杰塔有24小时巡逻的持枪守卫队、猎狗小队,以及上百位安保人员和复杂而密集的巡逻路线。

  同时,是他让人们关注到了犀牛的处境。由于特殊的身份,苏丹出现在了奥佩杰塔的logo上,是保护区投向世界的名片。如果没有他,犀牛保护不会受到如此强烈的关注。

  在奥佩杰塔的大草原上,笔者看到了沉眠于此的十八头犀牛的纪念碑。上面写着,“以此纪念从2004年至今因偷猎而死去的犀牛。”他们在被发现时,都无一例外地被割下了角。

  “但我们没有放弃。1年后肯尼亚政府通过电话监听抓捕到了总共4名偷猎者,他们要面临至少20年以上的牢狱生活。”一位巡逻员说,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沉默了。非洲草原上的犀牛流着血,经受着濒死的恐惧与痛苦;另一片大陆上的人们却在骄傲地炫耀着自己高价买到的犀牛角雕刻品,在座之人莫不交口称赞。人类和动物的悲欢其实并不相通。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这不仅仅是一句广告语,更是血淋淋的现实。而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拯救者。

 


编辑:lida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