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低碳环保主题动漫、... 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评论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评论>访谈

可可西里的唯一性是其他申遗地所不能比的

 ——专访北京大学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研究院主任闻丞

2017年09月01日作者:来源:中国环境报

  可可西里的唯一性是其他申遗地所不能比的

  ——专访北京大学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研究院主任闻丞

  ◆中国环境报见习记者张倩

  位于青海省的可可西里前不久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51处世界遗产。这也是目前我国面积最大、平均海拔最高、湖泊数量最多的世界自然遗产地。申遗成功,意味着可可西里的生态保护站在新的起点上,成为世界焦点。作为可可西里申遗技术团队骨干,北京大学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研究院主任闻丞近年来一直从事申遗技术支持,本报记者为此对他进行了专访。

  “经过两年的整治,可可西里发生了很大变化”

  中国环境报:申遗是个相对繁杂的过程,在可可西里申遗的过程中,做了哪些前期准备工作?遇到了哪些难题?

  闻丞:这次的申遗过程相较于其他申遗地区来说,筹备时间较短,只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当然,这并不是说可可西里所做的准备工作较少,相反,我们是站在一个较高的起点上,做出了更系统化的筹备。

  2014年底可可西里申遗项目启动,工作具体分为技术支持、环境整治、相关立法的完善、管理机构建设四大类。其中,环境整治一直是难题,整治措施在申遗之前就已经开始,但是由于可可西里特殊的地理位置,要彻底解决难度不小。例如,穿过可可西里的青藏公路沿线五道梁、不冻泉的公共服务区原来都很乱,房子盖得乱七八糟,卫生条件很糟糕,垃圾、污水问题一直都难以解决。

  2015年下半年起,可可西里开始着手进行环境综合整治。组织人员大规模地捡拾垃圾,包括青藏公路、青海省国道308线以及可可西里腹地等地区。公路沿途增设垃圾桶和公厕,清理运走公路沿线废弃的道班房(修路工人曾用来临时休息的地方)。填平修路用的取土坑,并在裸露土地上种草进行绿化。同时,对公共服务区的软硬件设施进行了改善和升级。

  经过两年的整治,可可西里发生了很大变化。几乎看不到垃圾、污水,服务设施和规划变得合理,还原了无人区的清静和整洁。

  “她呈现出的景色非常立体、灵动”

  中国环境报:在今年申遗候选项目中,可可西里为何能够脱颖而出?

  闻丞:首先,我们都知道青藏高原在这之前是没有世界遗产存在的。《世界遗产名录》的评选看中的是独特性、无可取代性,或者说是唯一性。位于青藏高原的可可西里具备的条件得天独厚,所以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击败其他候选地,成功入选。

  可可西里申遗通过时,得到了世界遗产委员会两项关于世界自然遗产标准的认可:一是无与伦比的自然现象、自然美景或审美价值;二是生物多样性和濒危物种栖息地完整。

  可可西里较好地保存了当地较为完整且保护状态良好的生态系统,同时拥有一条完整的藏羚羊迁徙路线。这是一种长距离、大范围的大型兽类迁徙。因此,可可西里的唯一性是其他申遗地所不能比的。

  其实《世界遗产名录》的评价标准有4点,即拥有独特的自然景观;地质特性,能够提供地球演变过程的例证;较为完整的生态系统;濒危、珍稀物种的栖息地状况。可可西里满足了第一点和第四点。她呈现出的景色非常立体、灵动,除了前面提到的藏羚羊迁徙路线,同时还呈现了大量不同的地质形态,如冰川、湖泊、山地,所涉及的面积广度是其他地区难以企及的。

  2017年4月,世界自然环保联盟在对可可西里最终的评估报告中描述到:这里1/3以上的植物,以及依靠这些植物生存的所有食草哺乳动物都是青藏高原特有的,而总体上有60%的哺乳动物物种是青藏高原独有的。这些生态价值让可可西里享誉盛名。

  “从2007年至今,约有10年没有发现非法盗猎的案件了”

  中国环境报:可可西里的生态环境整治早于申遗工作开始前,贯穿在整个自然保护区的工作中。您能否介绍一下可可西里的生态环境近年来发生了哪些变化?

  闻丞: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立至今已经过去20年,这些年可可西里发生了不少变化。

  1994年,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委副书记杰桑·索南达杰在押送盗猎者的途中被射杀,这一事件轰动一时。从侧面反映了当时非法盗猎的严重情况,同时非法采矿也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了破坏。因此,自然保护区成立后,通过武装巡护的方式,打击盗猎和非法采矿等一系列工作相继展开,有力地促进了可可西里生态系统的恢复。从2007年至今,约有10年没有发现非法盗猎的案件了。

  现今,在保护区内,大型野生哺乳动物如野牦牛、藏野驴、棕熊、狼和鸟类都可以看到,食物链也保持得较为完整,在全球范围都具有极高的生态价值。

  近几十年来,气候变化导致冰川消融的趋势不可阻挡,但在可可西里地区,积雪的融化和降水量的增加使得一些内流水系水量增大,慢慢朝外流水系发展。因此,近年来保护区的湖泊数量不断增加。原来的高寒荒漠成为高原湖泊和湿地,鸟类有了新的栖息活动范围,增加了区域的生物多样性。与此同时,降水量发生了变化,保护区的湿度也随之增加,因而形成了更富饶的生态系统。

  “奥运吉祥物让藏羚羊这一特殊物种受到广泛关注”

  中国环境报:打击可可西里地区非法盗猎的强度与当时公众的高度关注密切相关。那么,在可可西里的申遗过程中,公众参与是否对申遗有所帮助?

  闻丞:如今,谈到可可西里,我们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有印象。这不仅是因为当年的盗猎事件产生了社会影响,而且这些年来自愿来保护区的志愿者络绎不绝。

  一直以来,可可西里的垃圾问题牵动着众多环保志愿者的心。从2013年至今,仅青藏公路两侧50米范围内,志愿者捡拾的垃圾就有16万件。公众参与也推动了可可西里保护其他方面的工作。

  在公众宣传方面,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期征选吉祥物时,以藏羚羊为原型的福娃“迎迎”最终成为吉祥物成员之一,于2015年11月11日与公众见面。作为青藏高原特有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迎迎是绿色奥运的展现,将健康和美好祝福传向世界。通过向世界展现奥运精神和民族特色,奥运吉祥物依靠公众传播的力量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让藏羚羊这一特殊物种受到广泛关注,同时也让可可西里再次走入人们的视野。

  “为其他国家公园的建设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示范”

  中国环境报: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对其他生态保护区有怎样的借鉴意义?

  闻丞:首先,可可西里申遗地和缓冲区都位于三江源国家公园的园区内。可可西里作为世界遗产地的保护管理工作需要与国家公园的管理相协调,这是难能可贵的。可可西里世界遗产地的标准和制度,管理和治理经验具有很高的借鉴价值。

  可可西里保护区不仅结合当地情况,还考虑到我国国情(牧民的永久居住和公路建设),做出了一些制度改良和创新,这些都为其他国家公园的建设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示范。三江源国家公园在建立之初按最高的世界标准设计,所以很多做法和措施实际上已经与国际接轨,并且在不断地实践中,一些方面已具有世界先进水平。通过世界遗产这个平台,将影响到全球范围内的保护地设计和管理,从而起到较大的促进作用。


编辑:李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