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法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法治>专家释法

土壤污染防治法执行重点在于“防”

2017年07月25日作者:王腾腾来源:南方日报

  近日,中国人大网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污染防治法(草案)》并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至本月27日。《草案》明确要求建立土壤污染防治标准体系,规定每十年组织一次土壤环境状况普查。为了弥补普查时间跨度较大的不足,还规定了国家实行土壤污染状况监测制度。

  大气污染、水污染防治法都已经颁行数年,土壤污染防治法刚刚征求意见,其立法难度与效果如何?记者对话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土壤学专家李保国,解析这一法律将对我国环保工作带来的影响。

  土壤污染监测难度更大 

  记者:大气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都已出台数年,为何土壤污染防治法的出台时间是在这个时候?

  李保国:这并不意味着土壤污染防治不重要。大气是气体,很容易扩散流动,并可在大气圈中进行全球循环。水也是一种流体,也易扩散或向下游流动。但是土壤中的物质基本上不会水平横向移动或扩散,或移动速度极其缓慢。如果大气污染了,很容易感觉到,并可进行空气质量监测和跟踪。水污染也较易被发现和监测。

  但是土壤污染就不同了,土壤污染具有隐藏性,一般的土壤污染从外观上很难观察出来,之后它极不容易扩散,或者说扩散的很慢,这就是有的专家把土壤污染称为无声的“定时炸弹”的理由。另外土壤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空间变异性,经常说法是“三步一换土”,走三步之后土壤性质可能就变了,寓意土壤空间异质性较大。所以这就从科学上给土壤污染监测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记者:也就是说土壤污染防治的技术难度是主要原因?

  李保国:既然是土壤污染防治法,就要考虑如何防?如何治?就得有人要去承担一些后果。但是由于土壤的特性,如何评判污染的开始、范围等,都十分的困难。大气方面,观测点、气象站等设立了很多,实时跟踪变化很快,水污染也同样设有监测站点或水文站用来监测。但是土壤污染是很难发现的,除非后果已经很严重了。

  一般来讲,如果怀疑某地有污染,就可以对当地进行选点去检测。所以土壤污染都是说点位污染有多少,不能或很难说出这个点位代表多大范围。某个点位有污染,但可能走十步远就没有污染了。现在希望建立一个土壤污染状况的监测网,可以跟水与大气污染的监测体系配合起来。

  记者:这个网络的建设应该怎样做?

  李保国:这肯定是一个国家行为。需要国家投入资金,在全国设置土壤污染监测点,并进行严格测控,动态监督土壤质量的变化情况。因此,污染源的监测与识别是非常重要的。当然,也需要发挥社会力量,环境保护是一种公益事业,可以发挥多方力量投入,如第三方评估和监控,鼓励由企业来承担一些土壤污染防治,并在税收和政策上给公益性倾斜,在土壤污染防治上不要过于功利化,鼓励社会各种力量保护土壤、爱护土壤资源。

  监测标准有待完善 

  记者:监测网络在治理土壤污染的时候技术可行性如何?

  李保国:土壤是地表一个疏松多孔混合物,可以说土壤基本上都包含了地表所有的天然和人工合成的化合物。虽然我们现在有土壤污染法了,但是如何制定标准,如何判定土壤污染并非那么容易。只能说根据现阶段的科学研究的认识水平给出一个定义,给一个方法,但是土壤是极其复杂的。从简单表观上看,一般人都能看出从南到北,有红土、黄土、黑土等各种性质区别很大的土壤,不同污染物在不同的土中质的吸附、转化、扩散、挥发过程等都不一样,在科学上就很难像大气或水污染那样制定一个统一土壤污染标准。

  记者:现在土壤污染标准有定义了吗?

  李保国:现在有了土壤污染防治法就肯定有土壤污染定义了。一般来说,就是将有害有毒,或者说对人体、植物生长有不利影响的物质,进入土壤,且含量超过土壤质量规定的标准时,就可判定为土壤污染。

  当然还要看对土壤如何利用。一般土壤污染主要是具体针对农业生产、水源地和居民用地等大类而言。水源地土壤污染,造成有毒有害物质直接从土壤中进入周围水体或地下水;植物能不能正常生长或生产出来的农产品不能满足食品安全的标准;居民、学校等建设用地,人们可能直接与土壤接触,如土壤污染,本身不会立马造成什么影响,但长期暴露,吸收有害物质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造成严重后果。另外某些有害物质挥发出来之后还会造成空气的污染。可以肯定的是,土壤污染的地方,空气质量或周围水的质量肯定也会有问题。

  一般来讲,我们现在用的关于土壤环境的指标主要是关注农业土壤的,针对各类不同利用土壤的污染指标还需要进行大量科学研究,不断细化和完善。

  重金属类污染难清除 

  记者:现在公众舆论对重金属类的污染较为关注,此类污染具体是怎样危害人的健康的?

  李保国:土壤本身含有很多胶体物质,对于外来的物质或污染物的吸附性很强。如果某一项外来污染物过多被输入到土壤,比如人类各种经济活动造成重金属通过灌溉、大气沉降或固体废弃物的方式进入土壤,超过了土壤本身的消纳或转化能力,就会造成土壤污染。重金属类土壤污染物一旦进入土壤,一般情形下,就被土壤牢牢吸附,由于不存在转化或挥发的条件,只能通过植物极少量吸收才能减少,这样就极易在污染源周边的土壤表层持续积累。重金属进入土壤后通常很难从土壤中把它们彻底的清除掉,即使有些方法可以修复土壤重金属污染,也往往会破坏土壤的自然结构和肥力,甚至会造成土壤生态系统破坏和二次污染。

  土壤污染物主要就是通过植物进入到食物链来影响人类健康。植物对污染物进入人体而言,就是一个过滤器,如果说植物在过滤过一次之后,进入到人体内的仍然超标,那就会形成食品安全问题。在自然或工业活动未受影响的地区,土壤里某项元素富集就有可能形成某种特产。所以指标的制定也要考虑土壤背景值等因素,这就更加复杂了。

  现在讲土壤污染状况,是根据国家1996年颁布的《土壤环境质量标准》所确定的指标,是把某些物质在一定情形下超过二级以上指标的就视为土壤污染了。但事实上并不尽是如此。首先土壤污染要有污染源,不能因为某项指标高就叫做土壤污染。某些土壤天然就会形成某项指标高的特质,这就涉及到土壤本底值确定的问题了。

  土壤污染很好查来源 

  记者:土壤污染防治法草案也提到了关于土壤污染责任人问题,您怎么看?

  李保国:土壤污染的难以水平横向扩散性也会导致污染的判定变得容易,比如,这个地方曾经建过工厂,要把它变成居民区或者改成农业用地,有潜在的土壤污染可能。也就是说某些情形下土壤污染是谁污染的这个很好查,不像大气和水,原来谁在那地方待过,谁用的地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污染责任方能否负担的其治理的责任和投资是一个要考虑的问题,就是最后谁来兜底,现在来讲就是地方政府。就算要修复,是否能有效的执行,能不能达到修复的标准也是一个问题。

  此外还要注意的是土壤是所有污染物的归宿。某些大气的污染或者水的污染可能是土壤污染引起的,反之亦然。大气、水、土壤是我们赖以生存的资源,这三个被污染之后实际上反应最快的是大气,其次是水,然后再是土壤。另一方面,这三个资源,只要其中一个受到污染,其他两个都跑不掉。比如土壤中的污染物有可能挥发到大气中,也有可能水土流失的时候污染水资源。

  记者:《草案》中也提到了关于土地分类管理的问题,您怎么看?

  李保国:工业用地肯定是破坏厂区原有土壤质量的,而且不仅仅局限在工厂内部或者附近,比如排放的废气废水,沿着风向或者河流,扩散到其他地方,沉降或者渗入土壤之后造成重金属等污染。比如南方等地河流上游采矿冶炼企业可能导致下游区土壤重金属的污染。

  分类管理也就是说在那些污染土地,进行农业利用,一定要严格科学地制定利用方案,首要的问题是要切断污染源,过度污染或难于治理的,要变成生态用地,轻度污染的也可采取种植不吸收或少吸收此类污染物的植物。

  治理土壤污染重点在“防” 

  记者:现有的技术条件能否彻底修复污染土壤?

  李保国:这要看是什么污染物了。某些土壤污染的修复是极其困难的,比如重金属污染,之前也说到了,我们连土壤中到底有哪些化合物都没有完全弄清楚。现在的技术手段根本达不到完全修复土壤的条件。现在处理土壤污染用换土或者深埋等方式,实际上不是真正土壤修复技术,也不应该鼓励。

  所以,治理土壤污染问题的首要措施就是“防”。凡是对于大气与水产生污染的物质同样会对土壤产生污染。要防住这些污染源,只有污染源截住或消除之后才能谈之前已经污染的如何治理。

  其实大气与水污染的很多案例中,污染源我们都是知道的,但是不可能完全消除掉,只要治理达到排放标准即可。在这种情形下,有时空气质量和排水都达标,但像重金属这一类的污染在多年积累下也会造成土壤污染,所以土壤污染的监测与防治也必须有自己的技术体系。

  记者:您对于土壤污染防治法出台后的环保前景如何评价?

  李保国:有了法律,接下来就看如何落实。近年来我们国家在环境保护上一直有积极的行动,也及时做出了反应与布置。农业部、国土资源部、环保部、林业局、等部门和机构都做了很多相关的工作。现在形成了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的法律配套。

  此外,法律的推行也可以推动学界的研究积极性。《草案》提出每十年组织一次土壤环境状况普查,还规定了国家实行土壤污染状况监测制度,这也有助于让我们摸清我们国家的土壤家底。目前的对土壤污染乃至土壤资源可持续利用和精准管理的科学支撑还是十分不足,我们还需努力工作。现在也有企业看到了这方面的投资机会。


编辑:霍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