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企业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企业

打造黑臭水体“全流域”治理体系:佛山新路径推动产业升级

2018年07月05日作者:李振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李振 佛山报道 陈蔚文最近经常去佛山南海区的五胜涌边晨跑。全长4650米,河宽15米左右的五胜涌,河水潺潺流动,岸边红花绿草。

  然而,“以前别说跑步,走近一点都会臭得发晕。”陈蔚文回忆说。

  这条五胜涌曾是南海桂城出了名的黑臭水体,因河道积有大量黑淤泥,每到天热时分便阵阵发臭,被周围居民称为“臭涌”,一度避之不及。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跟随广东省人大常委会调研组前往佛山实地走访,现场了解佛山黑臭水体的整治情况。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黄业斌指出,虽然佛山6条被纳入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整治工作已“初战告捷”,达到黑臭水体整治初见成效验收标准。但黑臭水体整治是一个链条、一个系统,要考虑如何避免情况反复、如何巩固成果,重点在城区,难点在村居。

  全流域统治难题

  从一开始,佛山的黑臭水体就面临着两大难题:工业快速发展导致厂房林立;水乡地貌导致各个流域贯通,“一臭臭一批”。

  在调研中,佛山市禅城区石湾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主任吉江鸿向记者介绍,鄱阳环村涌沿岸一侧曾为工业区,主要分布着制造业、电子等工厂,在河涌整治前,这些工厂生产的工业废水直排入河涌流域,同时沿岸一带的居民生活污水、商铺污水也随意排到河涌,“臭气熏天的环境严重影响了居民的生活和社会形象”。

  五胜涌此前的情况也类似。在佛山市南海区副区长、区级河长陈邵文看来,五胜涌黑臭的成因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是流域范围内企业、生活污水直排入涌,造成多年来污染物沉淀淤积至涌底,形成了一定厚度的淤泥。

  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解决五胜涌的关键在于截污除淤。“夏北社区曾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完成了辖区400多家企业的动迁和拆除。除此之外,还完成了超过306公里污水管网的查漏补缺,提升了截污效能。”

  与导致五胜涌黑臭的原因大致相同,佛山顺德区英雄河、禅城区鄱阳环村涌的治理也基本可以概括为“控源截污、铺设管网、清淤疏浚”。

  但佛山市环保局世行办科长毕志刚在实际治水工作中发现,即便上述工作完成,水体的黑臭情况也会时不时出现反复。

  “佛山本就是一个水系发达的水乡地貌,全市有超过2800条河涌,加之此前为了引入活水改善水质曾打通佛山水系,佛山每个黑臭水体早已不是一个孤立的存在,与其他水体相互交错、相互影响。”他分析,要确保佛山黑臭水体避免反复,必须将整治工作放在全流域中通盘考虑。

  “流域统治是佛山黑臭水体整治的关键所在。”统管治水工作的佛山市副市长赵海总结说。

  赵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在整治工程技术路线选择时,佛山坚持优先控源截污,大力铺设污水管网工程,并随后对6条黑臭水体开展清淤疏浚、消除内源污染,根据需要对部分黑臭水体加强活水循环和河面保洁等,实现了“一河一策”。

  黑臭水体治理的“环保账”

  在对鄱阳环村涌调研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河涌两岸密集排列了一批餐饮酒店。这是佛山黑臭水体治理的另一大思路——在治理的基础上进行城市更新和产业升级。

  吉江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治理的深入,鄱阳环村涌附近的物业实现了升值。未来,拆除的旧厂房会建设成鄱阳城众创小镇,预计建成后将增加集体物业产值收益30%以上。

  另一个以“治水”实现产业升级的典型案例,是佛山市南海区千灯湖区域。此前,联通千灯湖的三圣涌及五胜涌成为佛山南海区6条黑臭水体中问题最突出的2条。

  目前,改造过后的千灯湖片区公园绿地成片,同时实现了产业调整:在中心城区范围的污染企业被逐步搬离,腾出的发展空间吸引来更多的优质新兴产业,产生了千灯湖创投小镇、金融高新区等。

  佛山南海区金融办副主任全洪分析,金融高新区为佛山在金融后援服务支撑、产业金融引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及创新创业方面做出了有益探索。

  他透露,目前金融高新区核心区共引进项目354个,总投资额超669亿元,共吸引金融白领人才数量达5万人。“创投产业、融资租赁、互联网金融、总部经济、中小企业孵化产业等产业链发展的几条脉络已逐渐清晰。”

  如何建立治水长效机制?

  然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佛山的黑臭水体整治工作是一个长期的工作,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何保证治水不再出现反复?如何实现治水长制久清?”这是广东省环境保护厅副调研员赵立军在佛山黑臭水体整治座谈会上对佛山提出的疑问。

  赵立军认为,水是一个整体,在搞好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的同时,也要看到在广大农村仍有艰巨任务。

  在调研五胜涌整治现场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提问现场负责介绍的桂城街道党工委委员黄健鹏:对于建成的新城,雨污分流、管网铺设已完成,影响黑臭水体的因素还有哪些?

  他坦言,还有相当部分的旧城区、城中村还未完全实现雨污分流,五胜涌整个黑臭水体整治工程还有30%需要去完善,未来会加强对城中村雨污分流工作的力度。

  赵海介绍,佛山市各区已先后投入了2.7亿元,完成总长超27.4公里黑臭水体整治,接下来将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等方式实施黑臭水体整治和后期养护,建立以整治和养护为主要依据的服务费用拨付机制。这意味着,未来佛山还将投入巨大的费用。

  广东省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与水生态环境工程研究所所长邱静认为,河涌治理无外乎截污、清淤、控源等几板斧,但是要真正做好,就得做精做细。

  “要先对整体的水环境做一次物理或数学模型的测试,针对不同的状态提出不同的方式。”她说。

  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环保咨询专家、中山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李适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国外的治水经验已经证实,只要把末端的截污工作做好,就不会出现反复的情况。“如果不彻底截污,而是在别处下功夫,将会造成投入极大、收效不大的问题。”他说。


编辑:赵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