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企业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企业

子公司环保违法月初被责令停产整治 神奇制药为何月底才披露

2018年05月30日作者:胥帅 谢振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实习记者 胥帅 记者 谢振宇 神奇制药(600613,SH)5月28日晚公告称,因废水排放超标,公司子公司贵州神奇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奇药业)龙里分厂被龙里县环境保护局(以下简称龙里县环保局)要求停产整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5月初,龙里县环保局就已责令龙里分厂停产整治。几乎同时,龙里分厂的环保问题等8件环境违法案件还被列入贵州省中央环保督察问题整改第二轮的省级挂牌督办名单。

  5月初就“出了事”,为什么月底才披露?5月2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神奇制药董秘吴克兢。

  停产主体去年贡献超两成营收

  神奇制药披露,神奇药业下属生产基地之一(龙里分厂)收到《龙里县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和《龙里县环境保护局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该厂始建于1992年,位于贵州省黔南州龙里县谷脚镇千家卡谷脚工业园区,生产过程中主要污染排放物为废气、废水。

  时间回到2018年4月,龙里县环保局发现龙里分厂排入市政管网(最终排入黄泥哨污水处理厂)的废水,COD、BOD5超过《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1996)规定的标准限值,COD超标1.2倍、BOD5超标0.43倍。因此,龙里环保局对龙里分厂处以罚款20万元,并责令龙里分厂停产整治。

  本次停产对神奇制药有一定影响。公告显示,龙里分厂所生产的产品,2017年为上市公司贡献了3.9亿元的营业收入,占比为22.48%。若龙里分厂不能在本年度完成复产,可能影响公司全年营业收入约10%。

  5月初已被责令停产整治

  记者深入研究发现,该事项或涉及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龙里县人民政府官网找到了《龙里县环境保护局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龙环责停字〔2018〕2号),虽前后两份停产整治书大致内容无异样,但该文件透露出更多细节。

  文件透露,“我局于2018年5月4日对你公司下达《龙里县环境保护局责令停产整治事先(听证)告知书》(龙环责停整告字[2018]1号),告知拟责令你公司停产整治,有我局2018年5月7日送达至你公司的《送达回执》为凭。你公司于2018年5月11日向我局提交《关于龙里县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的陈述申辩书》,未对《龙里县环境保护局责令停产整治事先(听证)告知书》(龙环责停整告字[2018]1号)中拟对你公司作出停产整治提出陈述、申辩意见和听证申请,视为你公司放弃陈述、申辩和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

  从以上时间轴看,龙里县环保局在5月4日已下达责令停产整治事先(听证)告知书。5月11日,神奇药业龙里分厂提交申辩书。这意味着龙里分厂在5月11日之前就理应知晓因环保违法被责令停产整治。

  而贵州省环境保护厅官网“环境执法”一栏显示,龙里分厂的环保问题已被列入省级挂牌督办名单,刊发时间为5月8日。

  名单中,神奇药业龙里分厂和贵州富华药业有限公司作为责任主体一起出现在第八栏,督办单位是龙里县人民政府和双龙临空经济开发区管理委。责任主体涉及问题是位于贵阳市汪家大井水源准保护区内,处理后生产废水不能完全回用,饮用水源地的保护存在安全隐患。其中还提到,完成时限是2018年9月30日。

  从上述两份文件看,龙里分厂5月初就“出了事”,为何神奇药业公告姗姗来迟?

  “神奇药业的重要子公司被责令停产,应当属于重大事件。按照规定,对于重大事件应当在两个交易日之内披露。”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告诉记者。

  董秘回应:月初仅是预处罚通知

  5月29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事采访到神奇制药董秘吴克兢。

  “因为之前(5月4日)下发的是预处罚通知书。这在2015年也曾出现,当时也是披露预处罚通知书,经过进一步调查沟通后,相关部门未认定违法事实,未作出进一步处理。”吴克兢表示,公司在2015年对预处罚进行了披露,最后却成了有头无尾。由于担心出现2015年类似的情况,所以神奇制药月初未进行披露。

  “对于此次事件实际上我们进行了书面的申辩。《决定书》里也提到,相关部门认为我们的申辩不足以推翻他们认定的事实。”吴克兢进一步补充解释了行政申辩的问题,龙里县环保局认为申辩内容不到位,神奇制药还未对此进行进一步申辩,就收到处罚决定书。

  此外,吴克兢还解释了为何没在5月初披露贵州省环境保护厅的督办事宜。“督办名单里提到了两个责任主体,一个是我们,另一个是贵州富华药业有限公司。”吴克兢表示,虽提到两个责任主体,但是督办名单并没有明确责任划分,对于相关事实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吴克兢解释称,贵州富华药业有限公司和龙里分厂均位于山地上坡的位置,两家排污口是进入同一个排污管网,污水排放超标的问题出现在下游位置。由于两家公司又都做中成药,COD的超标情况和监察的排污物质均是一样的,所以在没有确定具体的责任认定的情况下,公司不便进行信息披露。

  “你看超标的情况,(结合)排污标准来看,我们实际的超标幅度不是很大。而这也是我们近期偶然出现的一个(排污)峰值。”吴克兢表示,每年5月、6月,是龙里分厂常规停产设备检修时间。这段时间之前,公司污水处理量比较大,是处于污水排放的峰值区间,部分设备出现意外失灵,所以就出现短时间突发超标的情形。

  “我们一定会努力加快改造,争取在6月中旬复产。”吴克兢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公司已经在分厂内做了系统扩容改造提升工作,增加了一个新的IC厌氧反应器,原有环保污水处理设施的处理能力也得到提升和扩容,专项资金到位,前面建设的新处理池基本上可以投入使用,这样就可以保证不会超标排放。


编辑:赵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