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艺文志

故乡的罾

2019年02月11日作者:来源:光明日报

  

故乡小镇紧挨长江凤凰矶头,一张扳罾常年起起落落。从前从芜湖坐船回家,一望到江心里那张扳罾,心里头就热乎乎的——到家啦!

  小镇那时鱼多,刀鱼、鲥鱼多得“压断街”。街坊邻里好多“鱼老鸹子”,钓黄鳝、撑蟹子样样在行,用罾捕鱼扳虾子更是拿手好戏。罾是用木棍或竹竿做支架的方形渔网。这种古老渔具,《庄子》《楚辞》早有描述,《史记》中“乃丹书帛曰:‘陈胜王’,置人所罾鱼腹中”的传奇故事则可见于人教版九年级语文课本。

  故乡的罾主要有虾子罾、赶罾、拦河罾和扳罾。虾子罾,小巧玲珑。单纱布裁成小方桌大小的网,篾片交叉连了网的四角,当中坠一块打磨过的压网小灰砖,砖上凿两个窝子放喂食,竹罾竿有五六尺长。我家堂姐那时十六七岁,会做虾子罾扳虾子。扳虾子,先要炒喂食。香油烧得冒烟,麦麸、油饼下锅炒,那香气,不要说虾子,人闻了都淌口水。天擦黑,堂姐几个人肩扛虾子罾,拎着煤油罩子灯去了新河口,我也跟后头瞧热闹。涨水季节,紧靠长江的新河口虾子多。先将罾沉到河底,等虾子进罾正吃香的喝辣的,再依次突然提起罾来。“虾子过河,慌了大爪”,等罾离开水面,虾子才晓得不好了,直蹦乱跳起来。不过虾子也讲品位,宁可“死虾子泛红壳”,也“不吃回头水”呢。

  赶罾,即赶鱼入罾,又有两种。一种像摇篮帐子,三面和底罩了网,一面空着,让鱼往里钻。捕鱼人蹚水而行,一手举罾,猛地摁到水底,一手用三角形竹棒把鱼赶到罾里,再突然提罾。还有一种,罾网像吊床,两头各拴一根竹竿,人在岸边或浅水中,一撒罾网,马上抖动竹竿,竹竿并拢后迅速提罾。赶罾的好处是立竿见影,不用守株待兔。夏天暴雨不停,水漫稻田,田里会有好多鱼。我们这些小孩子就把家里的篾鸡罩拿去罩鱼。鸡罩罩鱼类似赶罾捕鱼,需手脚并用,将鱼赶集中后,把鸡罩猛地摁下,来个瓮中捉鳖。捉的多是鲳子、鲫鱼,碰巧也会捉到“胖头头,四两油”的大胖头,小胳膊从鱼鳃穿过去,水淋淋地拖上岸,引来老少一片欢呼。

  拦河罾,罾家族中的巨无霸,河有多宽,罾就有多大。上了黄浒河圩埂,远看拦河罾,铺天盖地,一片白亮。罾棚四面临水,两根长毛竹一上一下,一根走路,一根扶手。河水哗哗响,毛竹直晃荡,我紧跟母亲不敢朝下看,走钢丝一样慢慢捱上罾棚。拦河罾那么大,除了人力还有滑轮等机关帮助起罾。起罾时,上下游来船都要停下来,罾里的鱼又大又壮,一蹦三尺高。买了刚起罾的鳊鱼和红眼睛混子,胳膊弯挽住竹篮子慢慢往岸上捱,一去一回,那叫一个步步惊心,好比走高空玻璃桥一样刺激好玩。

  扳罾,凤凰矶头的故乡标志。万里长江七十二矶,故乡有其二——板子矶和凤凰矶。凤凰矶凸出江中,岩石嶙峋,漩涡子一个连一个,也叫“大溜”。故乡的扳罾就在凤凰矶头“大溜”安营扎寨,江南江北赫然可见。扳罾用长毛竹做成十字状,罾网比电影银幕还要大。江风阵阵,孤帆远影,那个小镇人都熟悉的老渔夫每隔一会儿都要狠劲儿地拽起粗罾绳,出江的罾网仿佛一朵白云,大小江鱼就在白云里头翻筋斗。那张扳罾认准了矶头巉岩,认准了连环漩涡子,认准了鲥鱼、刀鱼、河豚鱼必经之地,风餐露宿,罾起罾落,扳出了故乡一道独特的风景,也扳出了游子心中最美的乡愁。

  “扳罾何为兮,木上作渔网。”好久不见,我的故乡,还有故乡的罾。

  (作者:程红旗,系安徽省芜湖市作家协会会员)


编辑:李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