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艺文志

山里的精灵

2019年01月11日作者:来源:光明日报

 

  台州之仙居市,因有李白所梦游吟咏的天姥山而闻名。归来意犹未尽,让我有萦系之思的是山中见到的朱雀花。

  此花据说为仙居山中所独有,立夏前后绽开。天姥山的奇峰、烟霓、溪瀑、幽谷、层林令人称奇,而那一串串深紫色、形状诡异的花,盘缠在如烟似雾的苦楝树上,更令人诧叹。当地人称之为“朱雀花”,其形状酷似一只展翅欲飞的紫雀。盘桓山中,触目之处,路灯形状、盥洗间标识,造型皆如曼妙之朱雀花,可见当地人对它的喜爱。

  “朱雀”乃是国人所熟悉的词。回到一千多年前的唐初,最流行的文章是唐初四杰之一杨炯的《盂兰盆赋》,其中的经典骈句是“前朱雀,后玄武;左苍龙,右白虎;环卫匝,羽林周。雷鼓八面,龙旗九斿。星戈耀日,霜戟含秋。”当然,这里的“朱雀”说的不是花。朱雀本乃中国古代天之四灵、四方星宿,或二十八宿之南方七宿之一。《淮南子》列之为五兽、四象,古越国以朱雀为图腾。考古则始见于曾乙侯墓漆箱中所见二十八宿之朱雀名。朱为赤色,南方属火,故名朱雀。古代建筑屋脊两侧的螭吻,据说即由朱雀变化而来,寓消灾灭火之意。民间将此花命名为“朱雀”,也许正是寄寓着化吉之意。近来,我国发射运载火箭,也以“朱雀”命名。朱雀,朱雀,腾飞于天穹,绽放于山谷,引人遐想。

  鸟类谱中有一种小鸟名“禾花雀”,俗称“天上人参”,已被列入国家野生保护动物名单。植物界有一种蝶形花科藤本植物“禾雀花”,学名“白花油麻藤”,花形也类雀鸟,五瓣,或者即是“朱雀花”?从网上可知,四川仁寿县禾加镇王龙山,也有称之为朱雀花者,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吊挂于藤蔓,每年三四月开花,初始白或淡绿,盛开为紫红色,两块花瓣卷如翼翅。如禾雀欲飞,与禾雀之状妙肖,据说此花受伤竟会“流血”,令人称奇。这与我在山中所见朱雀花,极为相似,是不是同科,则不可知。

  游山水之际,“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是一种享受。以神州之大,穷尽一生,亦不可淹贯博识。古人将多识草木上升到仰止的高度:“尔雅以观于政可以辨言,又云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一物不知,儒者之耻,遇物能名,可为大夫。”鲁迅先生对植物鸟虫极有研究,他读过不少相关古籍,诸如《花镜》《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山海经》《尔雅音图》《广群芳谱》《毛诗名物图说》等数十部,其中,《野花谱》《茶经》《园林草木疏》《南方草木状》等十多部皆以小楷手抄。北京鲁迅博物馆至今还保存有鲁迅采集的植物标本和《采集植物标本手稿》一册。鲁迅的悲欣情怀不仅及人,亦及草木,令人感佩。

  古人说“江山也要伟人扶”,其实山川之钟灵毓秀,不一定非要名人点缀,那“万类霜天竞自由”的草木花卉,才让我们萦系。“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雨露煦风,朝晖氤氲,草生草长,花落花开,草木其实亦有情,它们是山里的精灵。人类自认为是天之骄子、万物之灵长,从而对草木不屑、不惜,这样是会受到大自然惩罚的。岂止仙居朱雀花,华夏之一草一木,不但应识之,更应怜爱之,以使我们的家园万物蓬勃,葳蕤长青。

  


编辑:李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