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艺文志

炎夏夜宿新化大熊山:不期然间遇欣喜

2018年08月09日作者: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客户端长沙8月8日电(刘非小)怦然心动,必在不经意间降临。

  七月底的那个周五,一大早接到北京江同学电话,说突然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凌晨订好了晚上到长沙的高铁票,但不知接下来去湖南的哪个地方好。

  既然没别的安排,她又多年不见,自然得全程陪同了!

  仓促间想起茶马古道上重要节点之地新化,被誉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紫鹊界梯田;有着千年银杏树的大熊山,总是听朋友们提起,还不曾去过。这样一个烈日炎炎的周末,就先到大熊山住上一晚吧! 

  夕阳之后的对月饮茶

  朋友小袁给我们安排好了两日游的车与行程。

  周六上午九点半的时候,我们到达新化县城。一个小时之内,就可以从长沙坐高铁到新化,难怪自从2014年步入高铁时代以来,新化的旅游业一年比一年兴旺。

  小袁和司机周勇领着我们直奔大熊山,我们在车上恶补大熊山资料。

  根据小袁提供的资料,大熊山景区是国家AAA级景区、国家级森林公园、湖南省首批生态旅游示范区、湖南省十大养生基地之一、湖南省重点宗教活动场所,也是湘中地区最大的物种基因宝库和原生态景区。文献资料显示,大熊山是与黄帝、炎帝逐鹿中原的蚩尤世居之地,被称为“苗瑶祖山”,《史记》记载黄帝“登熊湘”便是这里。曾有49座寺庙密布山中,其中熊山古寺始建于东晋时期,为圣帝祖庭所在,流传着许多神秘的故事。   

  在大熊山下一土菜馆吃过午饭后,我们步行穿越春姬峡。溪谷里巨石杂陈,瀑布飞泉与潺潺流水,虫鸟和鸣而成的乐曲,一路相伴,随地势高低起伏。

  溪谷间的山风,比小袁预计的要小,正午间穿行的我们,略感闷热,便不时下到溪谷间戏水纳凉。

  花朵枝叶上的各色蝴蝶,形色各异的小虫,那些美丽而不知其名的花草,有着艳丽嫩叶的小灌木,穿透巨石而傲然向天的大树,逗引着我们走走停停。

  傍晚时分,我们登临熊山古寺:霞光中云彩如飞龙惊鸿,与寺院飞翘的檐角相映成趣;数人合抱的银杏树上,有如钟乳石般从枝干上向下生长的疑似气根,或是银杏上了某个年岁之后才长得出的生存智慧。 

  驱车走在夜晚的山道上,青色隐约的天空上明月朗朗,只金星可辨;越来越凉爽宜人的山风中,油然升起一种向天而歌的冲动。

  伴着手机里的曲调唱起梅山情歌,唱起那首能够表达中年人心境的《爱江山更爱美人》。

  在“来呀来个酒呀不醉不罢休,愁情烦事别放心头”的余音中,一直沉默的周勇突然说山上这时候没地方喝酒,但可以去他朋友开的餐馆喝茶。

  我们欣然前往的时候,只想到可以用对月饮茶替代月下小酌,没想到这将是一场有趣的邂逅。

  小袁说,新化产茶始于唐,兴于清,盛于民国,据记载:“潭邵之间有渠江,中有茶……其色如铁,而芳香异常,烹之无渣也”。渠江薄片为代表的新化红茶,是湖南红茶的卓越代表。而大熊山景区里,有许多古茶树。大熊山景区周边,正在建2000亩生态观光茶园,打造十里蚩尤古茶廊,与十里杜鹃相辉映。   

  他拿起茶盏,怦然心动的时刻就来临了

  茶室设在餐馆二楼。

  室外廊边的窗台上,摆着几块可以用来替代茶宠的奇石,室内四壁都是放着茶叶和茶具的储物架。茶台上除了茶具、奇石之外,还有一块枯朽残存的树干。看得出主人颇具情趣,懂得妙用自然之物,化腐朽为神奇。

  茶室的主人不在,周勇代主人泡茶,无奈总是拿不对想喝的老树红茶。

  胡乱喝了几泡不应景的绿茶,终于等来了一位穿着条纹圆领上衫的小伙子。

  虽然没人介绍,但他神情自若地坐下,端庄自然地用手拿起茶盏时,好像看到了一位雅致的翩翩公子。

  我笑着对他说“专业人士终于来了”。周勇旁白说他是茶室主人的儿子。

  而江同学则随口就问:“如何你一坐下,就给人这么安静的感觉呢?从里透到外的安静。”   

  他淡淡一笑,一边泡茶,一边与我们随意闲聊,谈茶与他的人生经历。

  “是这盖碗让我静下来的。在另一个时候,我是另一个样子。”他的这句话令我怦然心动,意识到可能是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人,便开始在朋友圈发布现场直播式的文字叙说。

  我们得知,这位与茶打交道十四年的年轻人,今年二十四岁,他不仅痴爱着自己的家乡,还想为复活茶马古道的茶文化做些努力。他会做茶,爱谈茶,还爱写诗。

  后来看他那首写大熊山的诗,读到“神龟陪着仙兔一起问天,想问为何还成不了仙”的句子,觉得这一“陪”一“问”颇具风采。脑海里就浮现这一场邂逅起始时,他端坐着认真地说“我姓万,朋友们都叫我小万万”的情形,有些萌萌的幽默感,又似乎带些叛逆感的别有他意。

  在我的印象里,新化是梅山文化的发源地。而梅山文化,是在湖南省中部新化县—安化县(即古梅山区域),自古至今流传着一种古老的文明文化形态,似巫似道,尚武崇文,杂糅着人类渔猎、农耕并原始手工业发展的过程。这个酷爱茶文化的“小万万”,是因为生长在这样的文化氛围里,便有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气度吗?   

  回到那个号称避暑山庄的小木楼上,习惯在临睡前浏览一下微信的我,看到周勇在朋友圈说“珠海事项上的烦躁,却在无意间有了森林处的寻静。蚊子线香茶以及你我她,短暂的交流释放出山野间的醇和,令人静心宁神。周勇有所收获得以心灵重归安逸,明早与日出的约会成了唯一牵挂。”

  再一次怦然心动!

  于是,多翻了几页,发现他几乎每天都在朋友圈发布租车信息的同时,发布“新闻早班车”,偶尔分享一下自己对人生的领悟。

  这位比我和江同学小几岁的周勇,先前只觉得是个面带和气,与人相处不卑不亢,却又体贴入微的人。他朋友圈里短短的话语,却又透露出他是个有故事有情趣,且会不断地思索人生的人。

  再来新化的念头因此又浓烈了许多,想去进一步感知梅山文化,了解梅山文化哺育出了怎样的新化人,他们是否都像周勇和小万万这般,言行之间自然流露着与高冷与粗俗迥然不同的温润与雅趣?

  跋山涉水去看的日落与日出,有何不同?

  凌晨的山顶寒风吹人冷,但在见到朝阳光芒四射的那一刻,早起的不适与一路的疲惫,都被这刹那的美好一扫而光。

  与大熊山的小万万不告而别之后,我们去紫鹊界看梯田,去渠江源领略茶马古道的悠长余韵,去奉家桃花源听传奇故事。

  几个人就像是重逢的老友一般,自在惬意地游走在美景中,品尝着当地的美味佳肴,触景生情地谈古论今。听说我想装点一间茶室,周勇还颇为用心地在溪涧里寻找奇石。

  周日的深夜才回到长沙,周一还是早早出门以避车流高峰。

  迎面就碰上了绚丽夺目的朝阳!

  回想在大熊山看到的日出日落,不由得问自己:“每一个晴天的早晚,我们都可以在身边看朝晖晚霞,为何总是要去遥远的地方呢?”   

  看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样的答案,总要在行过万里路之后,才会有深深的认同。

  这一次的新化之行,令我更加清晰地认识到旅游对人生的调剂作用:说走就走,必然有要走的理由,或为暂避一时的烦扰,或为与老友一聚。无论是何种缘故,都想寻一处第三方之地,或为远离是非之地,或为相聚增添未知乐趣。美名远扬的旅游胜地,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了。

  就像这一次的新化之选。


编辑:宋阳

相关新闻